2007年9月30日

人要怎樣才能贏的漂亮

想說我週末的習慣都是推薦書, 所以今天跟以往一樣, 還是推薦一本書. "Winning" by Jack Welch and Suzy Welch. 這本書大概是兩年前就出版了, 但是發現很多人都好像沒看過. 所以在這裡稍微的介紹一下. 這樣如果有興趣的人, 自己可以去買或是借一本來讀讀看.

為什麼我的標題會寫, 人生要怎樣才能贏的漂亮. 相信很多人過了一生, 總是感覺自己好像就這樣平平淡淡就活過去了. 總是覺得自己少做了什麼. 不管是在工作, 人生, 家庭或是其他的地方, 每個人其實都是有進步的地方. 或是你對自我要求很高, 所以不管怎樣, 你都想要贏. 如果你沒贏的話, 會感覺非常非常失望. 如果你對你自己有這樣的要求或是感覺, 那你就應該要讀這本書, 就像它的書名一樣, "Winning".

當然啦, 在我介紹這本書以前, 要先介紹一下這本書的作家. 有聽過Jack Welch這個名字的人可能都知道他是前奇異(GE)的執行長. 從1981到2001當Jack是奇異的執行長的這段期間, 奇異的市值從最多百億美金被拉到4000億美金以上. 變成了全美最高市值的公司. 因為Jack的背景是從化學工程學士, 碩士, 到博士出身, 所以讀完博士一開始是從奇異的塑膠事業部開始工作. 但是要了解的是, 奇異真的太龐大了, 沒有一個人專業可以了解所有的事業部. 所以當Jack要往更高的位置爬的時候, 總是找來最好的人來幫他. 這就是為什麼如果聽過或是讀過Jack Welch的書, 他總是說找最好的人是一個執行長最重要的工作. 最少60%的時間應該去尋找最好的人來幫你工作. 當你找到最好的人的時候, 就讓他去執行他應該去做的事情. Jack感覺最好的人只要你把他放對位置, 他自然會有最好的表現.

最好的例子就是奇異金融(GE Capital), 當Jack在1981年當上執行長的時候, 這個事業部一年營收才不到1億美金. 但是他週遭的金融專家已經告訴他這個事業部的潛力. 所以他找來最好的人來負責, 也把所有的資源給了這個事業部, 其他的就不用多說了. 2000年的時候, 奇異金融已經是一年超越400億美金營收的事業部, 佔了奇異超過40%的年營收. 遠遠超越了奇異早期依賴的事業部.

我相信他這個講法以前超越了所有北美商學院教的, "人是一間公司最大的資產". 當我跟教授提出, "最好的人才是一間公司最大的資產(Asset), 沒有能力表現的人反而是一間公司的負債(Liabilities)", 總是覺得我是怪胎. 但是如果你好好的想一想我剛剛講的哪句話, 不就是跟Jack Welch的思考方向是一樣的嗎.

"But since retiring from GE, I have come to realize that I underestimated its rarity. In fact, I would call lack of candor the biggest dirty little secret in business.

What a huge problem it is. Lack of candor basically blocks smart ideas, fast action, and good people contributing all the stuff they've got. It's a killer.


What you've got candor - and you'll never completely get it, mind you - everything just operate faster and better."

在這一小段裡面, 其實講出了有時候不管你在工作是什麼位置上, 主管或是下屬, 應該都需要讓所有的人發表自己的想法. 如果每個人都有機會說出自己的想法, 成功的機會比較高. 而非是從上而下的決定方式. 而是有更多的思考方向. 有時候開會, 你不覺得因為某個主管在, 所以你選擇不發言自己更好的看法. 但是其實如果在一個成功的公司裡面, 本來就應該要主動的去聆聽自己員工想法.

"Basically, getting promoted takes one do and one don't.

Do deliver sensational performance, far beyond expectations, and at every opportunity expand your job beyond its official boundaries.

Don't
make your boss use political capital in order to champion you."

其實要被晉升這兩點都很簡單, 第一個當然就是要有表現. 而且不是只是做你該做的. 很多的時候, 大部分的人認為他只把自己該做的最好, 我就夠了. 我為什麼要多做, 多做對我有什麼好處. 你又沒有多付我錢. 但是如果你不能有超越你現在的工作範圍裡的表現, 我怎麼能給你更多更重要的工作呢?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想過.

另外一點不該做的, 就是不要讓你的主管/老闆一直需要來保護或是照顧你. 如果你自己本身的表現已經很傑出, 大家不用說就知道. 如果你的能力很好, 但是沒辦法表現, 那你會讓你的老闆需要常常的站出來幫你講話. (其實這點用中文真的很難解釋, 希望大家看的懂我寫的.)

在這短短的兩段當然沒辦法好好的解釋這本書的重點. 但是希望給大家一點點方向. 如果有興趣的人就去買一本來看吧. 另外一本我可以介紹的, 就是Jack的上一本書, "Jack: Straight from the Gut". 這本書就是比較跟過去Jack在奇異碰到的決定跟策略是怎樣去思考的. 也是一本不錯的書, 大家可以去找找看.

註:
這篇真的寫到手軟. 很多地方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去解釋. 中翻英英翻中, 真的不簡單啊. 我想我應該還要多多去練習一下我的寫作思考方向. 希望大家可以看的懂我今天寫的.

8 意見:

国宝 提到...

嗯,西恩这次所说的用人之道很好。
像GE这样的公司可以说要看上谁就能把谁给拉过去,但如果是一般的中小公司要拉人可就不容易了。
所以我也提一下养人之道。假设“人是一間公司最大的資產”成立的话,在不能对人事做太大变动的情况下,管理者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对员工的激励培训
用10年时间去寻千里马,倒不如用10年时间去养千里马,而且后者的顺服度会更高。当然是边养边找了,好马可不怕多...

匿名 提到...

很好的一本書

西恩潘 提到...

沒辦法. 現在每一個公司都了解人才的重要. 好的人難留下來啊. 因為如果是一個人才的話, 他/她都知道自己是個人才.

匿名 提到...

A man who dares to waste anyone hour of time has not discovered the value of life.

[url=http://board.muse.mu/member.php?u=135943]Gilda[/url]


Mark

匿名 提到...

We should be careful and fussy in all the information we give. We should be especially prudent in giving guidance that we would not about of following ourselves. Most of all, we ought to avoid giving advise which we don't follow when it damages those who transport us at our word.

lutron

[url=http://lutron-25.webs.com/apps/blog/]lutron[/url]

匿名 提到...

A human beings begins icy his wisdom teeth the senior time he bites eccentric more than he can chew.

匿名 提到...

To be a noble lenient being is to procure a kind of openness to the mankind, an skill to trust unsure things beyond your own manage, that can lead you to be shattered in uncommonly extreme circumstances on which you were not to blame. That says something remarkably weighty with the condition of the honest autobiography: that it is based on a trustworthiness in the fitful and on a willingness to be exposed; it's based on being more like a spy than like a sparkler, something kind of tenuous, but whose extremely particular attraction is inseparable from that fragility.

匿名 提到...

Vex ferments the humors, casts them into their proper channels, throws off redundancies, and helps cosmos in those secret distributions, without which the association cannot subsist in its vigor, nor the man role of with cheerfulness.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