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24日

該減息還是減稅...

今天早上翻開報紙(其實是上網)看到加拿大的財政部長Jim Flaherty提出因為過高的加幣所以可能會有一定的措施來提供給加拿大的製造業. 過去四年, 加幣的漲幅已經算是全球最高的貨幣之一, 可能除了歐元以外也沒有比這個貨幣升值更多的. 魁北克的製造業在今年已經少掉了37,600的製造業工作. 當然啦, 大家可能會想加拿大這種國家怎麼可能還利用製造業來增加經濟競爭力. 但是如果想一想在2000年加幣幾乎只是美金的一半, 單單在加拿大生產出口到美國還多少有利潤可言. 尤其是原物料加工, 木材, 金屬, 汽車零件都算是有競爭優勢的行業. 但是對於現在因為高油價跟高原物料價格的關係, 加幣讓除了原油生產商以外的行業苦哈哈.

身為一個原 物料充足的國家, 加拿大其實在過去幾年已經充分享受到這次全世界的經濟成長. 不管是經濟或是整個國家的實力都相對的提升, 可以從失業率跟GDP成長看到已經創下過去33年來的最好的數據. 但是這些數據相對的, 也讓一個國家的製造業受到很大的打擊. 因為出口成本跟薪水的增加, 大部分需要利用出口的製造商已經失去過去的競爭力. 雖然很多人說北美其實算是服務業導向的經濟, 還是有很多藍領階級的員工是在製造業方面就業的. 這也就代表著加拿大政府需要某方面的調整過去經濟方針來適應這個新環境.

Canadian Unemployment Rate


(數據提供: Statistics Canada)

其實一個國家 財政部門能夠做的只有兩件事, 一個不就是全方面減息另外一個可能就是對於企業減稅. 單單從減息的角度來講, 因為美國在過去三個月快速降息, 從過去跟加拿大差了一個百分點到已經都在4.5%. 如果有讀過經濟學的人就知道當一個國家降息的時候, 其貨幣就是貶值. 因為投資者會把貨幣換到相對高利息的地方. 這也就是為什麼日本匯率沒辦法一直升值(日本利息為0.5%), 不然以日本的經濟實力怎麼可能會有哪麼低的日幣. 也導致國際炒手利用日本的低資金成本拿到其他的國家炒作. 回歸到美國的降息, 對於加拿大的影響是相當迅速的. 當超過80%的加拿大出口都是到美國的時候, 美金的貶值也衝擊到加拿大出口商的獲利.

這個圖片是講出今年加幣對美金升值的情況. 兩個圈圈的地方就是當美國聯準會提出降息. 第一個圈圈降了0.5%而第二個圈圈降了0.25%. 加上加拿大在之前也升了0.25%. 導致雙邊利息相等, 沒有利差

如果加拿大政府選擇降息那也就代表選擇干預自由市場系統(其實算是干預與否都是你是哪一個派系的經濟學家). 這就進入高度爭議性的話題, 政府應該進場干預自由市場嗎. 今天財政部長已經出來說絕對不會碰加幣. 但是會對加拿大的製造商提出相對的補助跟減稅. 其實這也是另外一種的政府干預. 相對的利用減稅條款來增加加拿大企業的競爭力. 如果加拿大的企業賺錢, 對於加拿大的整體經濟也會有相對的幫助. 很多人讀到這裡可能會感覺我今天講的好像跟他們自己沒有什麼關係. 但是如果你看看加拿大政府現在面臨的問題, 其實跟台灣是差不多的.

讓我好好的解釋一下為什麼會這樣說. 在過去20年裡, 台灣的匯率從USD1:NTD40升值到USD1:NTD26, 可能最高還到25. 雖然過去幾年一直在USD1:NTD33左右徘回, 但是不得不否認的就是台幣的升值已經造成台灣出口商獲利嚴重損失. 以台灣現在的利息來看, 政府已經沒辦法利用這個武器來調整匯率. 因為畢竟台灣的利息已經算是亞洲前三低的國家. 如果要使用外匯存底來保護台幣當然是可以的, 但是中央銀行應該要用這樣的手法嗎. 代表只剩下相對提出對於企業的補助或是減稅才有辦法可以讓台灣的企業維持一定的競爭力. 在過去台灣政府對於高科技業發展期提出的免稅條件已經可以看出這樣的方案是成功的. 但是如果從現在開始看, 台灣高科技的競爭力已經不如過去, 也許在所謂的IC設計或是相對研發密集的產業可以生存. 但是單單以生產出口的產業已經在台灣失去了競爭力. 要怎樣去利用減稅條款或是相對的補助來讓全球台灣的企業繼續利用台灣這個基地將會是未來台灣政府需要重視的方向.

對於中國投資的開放絕對是正確的方針, 但是如果沒有配套措施, 相信很多公司應該會選擇把利潤放在免稅的第三國家而非轉回台灣. 台灣政府現在擔憂企業出走然後永遠不回來絕對是個錯誤的想法. 每個企業家不管是去哪裡投資, 當然還是把自己個國家當成自己的家. 但是如果不把家打扮的漂亮一點, 當然也會選擇把利潤放在海外. 其實這個問題現在在美國最嚴重. 很多財富500的公司已經超過50%的營收都是在海外, 但是因為美國的環境跟稅率問題幾乎都沒把利潤帶回美國. 這也是最近幾年美國政府正在思考要怎樣調整財經方針來吸引企業把利潤匯回美國.

在最後西恩潘還是要提出的就是, 其實減息或是減稅都只是政府可以影響一個國家經濟的工具. 但是怎樣巧妙的去搭配這樣經濟方針將會是一個國家跟領導人成功的地方. 我不敢說我是一個很好的經濟學家, 或是一個很懂整體經濟的人. 在這短短的一篇文章裡面只是想要提出我自己的想法, 但是是否可以在現實生活上利用到, 我自己也不敢講. 畢竟管理一個國家跟管理一個公司還是有很大的差異.

如果你對這方面有什麼研究或是看法的話, 歡迎提出你/妳對於這方面的意見. 我對於華人對這方面的看法很有興趣去討論一下. 也許是因為在北美受教育, 所以每次都很好奇台灣或是其他國家的經濟論點到底是以什麼方向去看這樣個題目. 如果你反對我提出的看法, 完全歡迎你提出你自己的觀點. 因為西恩潘只想要了解到底大家是怎樣去看政府應該會用什麼樣的策略去面對這樣的問題.

註:
昨天上完了人生最後一堂MBA課. 但是奇怪的事情就是完全沒有爽的感覺. 也不知道為什麼, 照理說應該會很爽的啊. 但是完全沒有哪個感覺不知道到底是為什麼. 也許是因為人生已經到了一個階段, 要怎樣爽也沒有辦法. 因為一切都只是一個過程. 已經沒什麼好去慶祝的. 因為畢竟這個學位也只是人生另外一段的開始. 至於很多人曾經問過我一切值得嗎. 現在我還想不出這個答案.

我相信也許等到下個禮拜三當我考完最後一堂課的時候, 我會有更明白的想法吧. 到現在為止我還想不出來. 也許是因為還有很多東西要寫跟讀, 所以沒有想到哪麼多. 有時候回想起來, 不知道過去一年半我到底有沒有變成熟一點, 還是繼續很幼稚. 一個28歲的男人如果還是像一個18歲的大學生一樣那真的很慘.

回到加拿大的日子, 真的這麼快晃眼過去就是一年半載. 從來沒有想過我還會搬回這個國家, 住在溫哥華. 有時候人生不就是這樣嗎, 當你越說不可能的時候, 也許老天就是喜歡跟你開玩笑. 慢慢的發現, 其實有時候千萬不要對自己設有太多的限制. 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個終點站會在哪裡. 過去幾個禮拜裡面很多人問過我到底未來會去哪裡. 西恩潘不知道大家是關心我呢, 還是準備看笑話. 如同過去我的同事跟我講過, 「這個辦公室裡面有3/4的人在準備看你的笑話, 1/4的人還在觀察哪時候看你的笑話.」雖然他講的很狠, 但是不得不否認也許是對的.

2 意見:

KuenWei 提到...

如果以台灣為例的話,我覺得台灣央行算是不正常的管制台幣外匯市場,其中包含很多國際壓力尤其是來自於美國的部份,這點必須要融合政治的想法在中間會比較完整一點。

另外我覺得美國這次降息降太快了,這樣真的會造成大量的物價膨脹,貨幣市場的需求反而降低,這樣的話,可能會重演葛老面對九一一的時候急速降息,造成後來演變的房地產市場榮景卻又急速泡沫的二次房貸CDO的危機。

我深深認為,政府對市場的干預如果是不斷的用利息的話,反而會造成大量的匯損(尤其是高外匯存底的國家,台灣就是最明顯的例子)。不如開放市場,雖然我知道很難啦,但是我還是比較站在新古典的經濟學立場。

個人拙見,僅供參考。

西恩潘 提到...

我相信這次快速降息的意思應該是想要疏減一下金融業的借貸. 但是對於美國消費者來說看起來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其實你的意見很好, 只是站在政府的角度如果過分開放的話, 可能會引起資金的快速進出台灣來炒作貨幣.

但是以台灣那麼高的外匯存底的角度來看, 單單要炒作新台幣也不是哪麼簡單的.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