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6日

到台北的第一天

想一想, 最後一次踏上這塊土地也已經快要一年了. 想不到哪麼快一年就過去了, 我到現在還記得12/21/2006在我家旁邊的公園看101的跨年煙火. 一轉眼, 一年劃一下就過去了. 剛下飛機, 一走入機場就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來來回回桃園中正機場不知道多少次了, 但是如同每個在海外華僑內心的感覺一樣, 不管這個機場是怎樣的舊或是醜, 但是至少是自己的家. 也許香港, 日本或是韓國的新機場比較美, 自己的國家總是有一種不一樣的感覺. 也許就跟過海關的時候, 最後會講一句,

「歡迎回家!」

當他說出這句話, 讓我感覺好熟悉但也感覺好遠. 熟悉是因為週遭的人都講著一樣的語言, 看起來都是相同的人種. 但是感覺好遠是因為畢竟我也有一段時間沒有住在台灣. 自己在從桃園到台北的路上, 聽著Nickelback的Far Away, 慢慢的想著過去在台灣工作哪幾年的點點滴滴. 一切都快速的從我的腦海中閃過. 很難想像這次回到台灣, 我已經讀完我的MBA. 哪個從我10來歲的時候就感覺當我讀完這個學位的時候, 我就應該要更邁向成功的下一步.

坐在計程車上, 司機好奇的問我.

「年輕人, 那麼早從哪裡回來的. 應該是北美吧?」

「北美不錯啊, 應該比台灣好吧. 住在哪裡生活應該很棒啊.」

「飛機坐哪麼遠, 這樣不是很辛苦. 如果常常跑來跑去應該很累吧.」

他的好奇也讓我認真的思考了一下. 到底未來應該要去哪裡. 台灣, 還是下一個我自己都還沒有想到的地方. 一個也許我這輩子都還沒思考或是沒考慮過的國家. 北美的生活真的哪麼優, 而台北畢竟還是我的家. 但是真的是我的家嗎.

當我走在忠孝東路的街頭上, 或是吃到我熟悉的223巷的清真牛肉麵, 感覺一切都好像沒有變. 台北還是一樣的熱鬧. 路上的人跟車還是跟往常的一樣多. 發現街上的人還是很匆忙, 感覺跟溫哥華的漫步調差異很大. 再開車的時候不時還要被其他的車子按按喇叭, 告知著我到底懂不懂怎樣在台北開車啊. 慢慢發現了, 台北沒變, 但是我變了. 也許是因為過去一年步調緩慢, 還是也許北美就是不懂亞洲人怎樣生活. 有一件事情我懂的就是, 不管台灣經濟怎樣, 生活還是要過下去的.

當我開始跟台灣的朋友聊天的時候, 幾乎碰到的第一句就是,

「回台灣囉, 回家的感覺一定很棒.」

又是講到家. 也許大家感覺第一句總是要提到回家的感覺. 我繼續算著我到底真正的住在台灣幾年, 跟住在加拿大幾年. 最後的計算結果就是, 西恩潘現在28歲, 一共住在加拿大15年, 住在台灣總共12年, 所以算起來我住在國外比台灣多. 如果要以在哪個國家住比較久這樣去計算的話, 台灣到底可以算是我的家嗎. 還是要以外國人的講法, 我原本是哪個國家來的. 但是我現在的家在這個國家. 但是我想我在台灣應該不可能這樣講吧. 因為我還是認為台灣是我的家. 當然啦, 很多人出國後可能就不這樣覺得. 但是西恩潘不知道怎樣, 一直對這塊土地有很強烈的認同感.

回到台北中午稍微睡了一下, 老哥在傍晚的時候問我要不要一起去看電腦. 線上的朋友突然跟我提到為什麼不去資訊展看. 原來世貿現在有電腦資訊展. 到處都在做促銷. 沒想太多就跟我老哥約一起去資訊展看. 在過去西恩潘很怕到台北的資訊展, 因為真的是人山人海. 想要擠進去都很困難. 光是要擠到一個攤位可能就已經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做的到. 等到真正要跟對方談價錢, 我看都已經沒有心情了. 隨便拿一拿付付錢就想要閃人. 但是想說今天沒事還是去晃一晃. 看著到處都是火辣的秀場女孩(Show GirlS)狂喊, 讓我也不知覺得發現我真的回到台北了. 也只有在台灣或是亞洲才有這樣的秀場女孩跑來跑去叫賣著自家的產品. 如果我跟我的行銷的老師討論這個不知道他會有什麼想法, 美色才是最棒的行銷手法嗎? 那大家還去讀什麼MBA, 因為這種行銷手法不用來讀也懂吧.

當我在家中開始回想到台北的第一天到底有什麼想法. 想說這不就是我想要的, 暫時離開溫哥華或是加拿大來重新思考自己未來的打算. 到底未來往什麼方向走, 應該要從哪個角度去思考未來. 幾乎今天聊到的朋友都問,

「你未來有什麼打算, 準備回台灣找工作做嗎.」

老實說, 我到現在都還沒想到. 因為真的還在思考到底下一步該怎樣去走才比較理想. 也許過去人生兩個很重要的決定都是因為某些包袱, 所以做的很容易. 但是當你已經是完完全全的自由, 反而讓這個決定變的很困難. 但是在這裡邊寫我的部落格跟邊喝著我姐夫給的黃金曼特寧, 我才慢慢發現,

回家的感覺真好...


註:
這次回台灣前幾天才發現突然會搭上艾薇小姐服務的飛機. 真的算是人生第一次. 以過去西恩潘的經驗, 從來沒有碰過認識的空姐在同一台飛機上. 也很感謝艾薇小姐的照顧, 算是很久沒有坐飛機可以哪麼感動的. 雖然說她的同事有很爆笑的對話,

華航空姐同事:「妳的朋友怎麼會從頭睡到尾, 大家醒來了. 他還在繼續睡.」

後來我醒來才發現我已經睡了9個小時. 總共也只要飛12個小時. 西恩潘中間除了喝水吃東西其他好像都是在睡覺. 但是在哪短短的幾個醒來的小時已經夠感動了. 不是說我很愛睡覺, 因為我在地面反而沒什麼睡. 我是因為在飛機上無聊所以就是以睡覺補充體力. 這樣下飛機才有力做事. 有時候想一想, 我坐哪個艙等都一樣. 因為根本睡的不醒人事, 完全不用服務. 只要在我旁邊放瓶水跟咖啡大概就夠了.

不浪費時間看照片吧.

2 意見:

KuenWei 提到...

歡迎回家!!

西恩潘 提到...

感謝你喔. 回到家的感覺還是很好的. 不管在國外奔波多久, 台灣還是台灣.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