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7日

西恩潘的MBA回憶錄 第五章: 高科技創業課

離上次寫西恩潘的回憶錄也有一個禮拜了. 在過去這個禮拜裡面我正式的從MBA畢業了, 跟同學吃吃喝喝, 買的一堆東西回台灣, 跟回到台北了. 正當我感覺回到家裡慢慢的放輕鬆了, 才了解自己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懶的說哪麼多, 先進入今天的主題吧.

6.「敢夢才會成功」

在我MBA進入後核心課程的第二學期, 學校有推一個新的高科技創業課, High Tech Venture Formation. 要來教的教授跟往常的教授不同, 還有一點來頭. Mike Lyons, 一個從美國矽谷來的創投. 而他過去在史丹佛已經教過17年相同的課程. 在史丹佛的這堂課裡面, 曾經有出過Excite跟Paypal的創業主意. 似乎他認為一模一樣的教材也會在我們這個學校造成轟動.

但是可能是第一次的課, 大家還不熟悉. 而且在史丹佛是10個禮拜的課, 到我們學校就變成5個月的課. 代表著拿這堂課的人一定要很想創業. 不然怎麼可能撐哪麼久. 因為過去西恩潘還蠻想要聽聽看矽谷的創投到底對於高科技創業的想法, 還有自己也很想創業, 所以我當然一聽到有這們課就拿了. 管他老師說分數只有Pass or Fail, 沒有中間的. 他的原因是,

「創業只有成功跟失敗, 沒有分數. 這堂課跟現實生活一樣, 只有黑與白. 所以如果你對你的成績很在意, 最好不要拿這堂課.」

當他講完這句話後, 我相信很多原本想要拿這堂課的同學馬上打退堂鼓. 其實我了解Mike的原因, 因為創業真的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如果你沒有決心跟企圖心, 只是想要來混一混, 那會讓其他組員相當的累. 也許烙狠話也是一種刪除法, 而且這種刪除法是最快也最有效率的方法.

當第一堂課開始的時候, 出現了22個人. 感覺還不錯, MBA學生大概有15個人, 理工科的大概有7個人. 先要提一下就是這堂課其實是開放給只要有興趣做高科技創業的碩士學生, 但是是在商學院推出. Mike很快速的介紹了到底這堂課是要幹嘛, 就是準備每組四個學生未來跟創投跟天使投資者提案找資金. 當他在矽谷教受這堂課的時候, 矽谷最有名的創投幾乎都會來聽這些學生簡報著最新的主意. 而他的想法是在我們的簡報找到當地最好的創投跟天使投資者. 等於就是給大家一個現實生活的機會, 一切都是真的. 一切將會比American Idol或是超級星光大道還要殘忍,完全就是一個殘酷舞台.

當他講完這些後, 第二堂課又少了7個人. 最後只剩下15個人一共4組, 有一組只有3個人. 講到分組, 我感覺自己又被耍了. 原本同學說等到開始上課再分組, 但是誰知道等到我來上課的時候已經有兩組人了. 剩下的7個人只好自己思考出來到底要怎樣分組. 大家看著大家, 也搞不清楚各自有什麼想法. 唯一只知道不趕快動作就會來不及了. 經過大家吃過午餐討論, 我自己這組已經定了, 我, 宣小姐, 泰國妹跟亞麻. 而另外的一組就是兩個分不開的工程師跟沙波先生.

還記的第一次跟我的組員開會的場景, 我相信我這輩子應該都不會忘吧.

「大家有什麼想法嗎?」我一開始說著.

「沒什麼太多想法, 可能要先回去做點調查才知道想要做什麼. 現在問我我都沒有什麼特別想要做的.」其中一個人說出.

「Web 2.0的公司怎樣. 我感覺Web2.0的公司應該滿有前景的. 隨然Mike好像不是很喜歡Web2.0但是現在這個真的很熱.」另外一個人提到.

「最好是選一個簡單科技, 因為我們這四個人都沒有很專業的工程背景. 如果選擇太複雜的技術我看我們可能會搞不定.」最後一個人點出我們這組的弱點.

「那我大概會專注在Wimax跟RFID類的產業, 因為我個人認為這兩個應該很有未來.而且未來無線技術應該就是現在大家追求的市場.」我喃喃自語的說著.

大家可能覺得這段對話沒什麼特別的, 但是不了解我們在兩個禮拜後就要做出第一個簡報. 一個對於我們自己主意的簡報, 簡稱Gate 1. 加上我們沒有一個專業的工程師, 可以想像一個高科技創業公司沒有任何的工程師嗎. 如果這個簡報做的太爛, 其實Mike可以當場叫我們回家吃自己不用再繼續下去了. 所以其實還有一點緊張, 因為畢竟是要跟一堆天使投資者提出自己的主意跟營業模式.
對於第一次簡報的過程我已經忘了, 因為哪真的是一場痛苦的經驗. 我唯一能夠記得的就是其中一個天使投資者說,

「聲稱 ! 聲稱 ! 聲稱 ! 聲稱 !, 你們每個想法跟數據都是號稱. 好像沒有一個是真的事實, 感覺所有的東西都是你們自己想出來的. 到底市場會不會接受完全沒有證據. 你們到底是認真的還是來玩的.」他憤怒的說著.

天啊, 到底是怎樣. 想不到這個簡報比我想像的困難太多了. 因為這些人是專業的投資者, 所以你要唬爛他們根本完全行不通. 如果你沒有很好的準備跟很完善的數據, 哪根本就是去找死. 在最後思考了半天, 大家知道原本的想法根本行不通, 最後只好接受了我提的地鐵RFID付款系統.

其實我們的想法很簡單, 大家在亞洲都有用RFID卡搭過台北或是香港地鐵. 但是為什麼只有比較大的地鐵系統會使用這樣的卡片, 但是中小型城市使用不上. 這就是我們找出的機會. 一個不試試看怎麼知道會不會成功的機會. 在往後的四個月裡, 大家開始認真的找出怎樣才能說服創投跟天使投資者我們的機會.

在兩個月後的Gate 2, 我們這組果然終於一吐之前的怨氣, 竟然算是全部四組裡面表現最好的. 而且當我去上廁所的時候, 其中一個天使投資者還跟我說.

「西恩, 幹的好. 再這樣下去你這可能會很有搞頭.」他用著很重的以色列口音英文跟我講著.

經過了他的鼓勵, 我們這組也慢慢的找到了自己公司的定位跟營業模式. 雖然說如果真的要開這間公司可能還需要很大的努力, 因為一切都是值得的. 在哪短短的五個月裡面, 每個人都經歷過上上下下跟各個心情起伏. 有爭吵, 有抱怨, 有翻臉, 有淚水, 有努力, 也有共同享樂的日子.

一直到了最後的Final Pitch, 最後哪一晚大家在泰國妹的宿舍練習著最後的簡報, 一直到哪一晚我才發現. 原來這五個月所做的努力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不管是我們怎樣的被天使投資者或是創投講再怎麼難聽的話,

「你們又沒有專利, 也沒有有經驗的管理團隊. 我為什麼要投資你?」其中一個天使投資者這樣對著我說.

但是我們了解只要相信自己, 跟敢去夢想一切, 不管是怎樣的難題都是可以被克服的. 在最後這章, 我想要引用一句話.

" Dare to dream, but even more importantly, dare to put actions behinds your dreams"
Josh Hinds

如果你有這個機會可以創業的話, 不要猶豫. 人生成功與否就是看哪一念之間.

在最後還是要感謝我所有的組員, 相信沒有大家的努力一定不可能完成這個原本所有的人都覺得不可能的任務. 沒有專業的工程師, 只有四個對於創業有熱情的MBA學生. 如果10年後我創業成功, 我相信我一定還會懷念這段難忘的日子.(91)

註:

這是西恩潘回到台灣提筆寫的回憶錄. 不知道為什麼, 明明是寫著一樣的東西. 但是在溫哥華跟在台北寫的感覺就是不一樣. 不知道是否是因為心情上的關係. 溫哥華一切都很平靜, 我可以慢慢的思考到底應該怎樣寫. 但是回到了台北一切哪麼忙碌的心情讓我感覺有種不同的壓力.

我知道我在這個禮拜只有發佈一篇商業文章. 也希望喜歡讀我商業文章的人會繼續的回來讀我所寫的東西. 現在我正在認真的思考到底要怎樣規劃好我的部落格. 因為我不知道應不應該趕快的把我的回憶錄寫好. 趁我還有記憶力的時候的感出來. 不然再過幾個禮拜後我看就已經不行了.

順便再度分享一下, 上禮拜六跟小秘書跑去溫哥華有名的希臘餐廳Stephos吃宵夜.



如果有人對小秘書到底是誰好奇的話, 再等一下. 就說回憶錄的最後一章會講解裡面所有人的名字跟照片. 就是要賣個關子才可以繼續下去啊. 但是怎麼好久都沒有人在哪裡猜數字了呢? 難道大家都已經放棄了嗎.

上個禮拜天華人的一天玩樂日記我一直要把照片貼出來. 因為過去一個禮拜一直在整理東西跟準備回台灣, 所以一直到現在才整理出來. (一共貼了37張照片也寫了37張照片的旁白. 我剛剛差一點寫到瘋掉.)

2 意見:

Johnson 提到...

Imagine if you have to take that course over again and MUST use a different idea...

Been through two of these type of courses and it really nailed down that you need to plan out an execution make dream a reality. The dreamers are easy to find. The planner and executioners are the difficult ones.

西恩潘 提到...

Well, I have taken similar courses before but the different experience that I got out of this one would be the feedbacks coming from the actual Angels and VCs. The previous course that I have taken, the professor does not give you a real insight into what needs to be done in order to achieve possible future success.

One thing that you are right about this would be dreamers are easy to find but true visionaries are what makes them stand out from the others.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