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1日

西恩潘的MBA回憶錄 第六章: 實習篇

7.「不入虎穴,焉的虎子」

在每一個MBA課程裡面,通常都會有一個學期需要去實習。那原本西恩潘是想要到別的城市去完成這個實習,但是如同我上一章提過的因為夏天的創業課所以需要留在溫哥華。也就是因為這樣我面對了人生算是最刺激也跟商業沒有特別相關的一個實習工作。因為一直到四月多才知道自己一定要留在溫哥華,所以哪時候才要開始找當地的實習工作真的有一點晚了。(六月就要開始) 就跟我的同學一樣,只好開始亂丟履歷表跟跑去一堆面試。其實光是找實習這個過程已經很龍爭虎鬥,可以看到每個同學都拿出自己最佳本領到處探聽每個人的情報。常常都會有人問我,

「你到現在有幾個面試了啊 ?」

「你知道誰誰誰要去哪間公司工作了嗎 ?」

「你是不是拿到哪間公司的面試 ?」

「你要不要接受哪間公司的offer ?」

有如看到007電影裡面,諜對諜的情節天天在走廊上發生。還有聽到人跟我講,當然要先了解自己的競爭對手是誰這樣才能夠準備自己的面試。難道這就是人講的「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當然啦,西恩潘也是乖乖的到處跑去面試。老實說,當有超過三十個同學要去搶一個位置真的是很累的。但是沒辦法,有時候大家就是為了自己的未來。我想我去了超過七個還是八個面試,每個我都不太記得到底講了些什麼。但是因為西恩潘過去是做行銷業務類,溫哥華比較少有這樣的實習工作。大部分的都是屬於產業分析師,或是某種項目。對於產業分析師的面試,我也被打槍了很多次。好死不死也給我混到兩個機會。正當我在思考要選哪一個,有一天突然接到一通電話從Dean's Office打給我,

「你是西恩潘嗎 ? 還在找實習工作嗎 ? 如果有的話這裡有份很有挑戰的工作看你有沒有興趣 ?」對方很神秘的在電話上講著。

「什麼樣的工作 ? 我想要先了解一下。」我小心的說著。

「時間跟地點我會再跟你聯絡,你去了就會知道。」

難道我被情治單位吸收了嗎。還是某種特勤小組的秘密工作。老實說我還越來越好奇了。難道這個學校裡面也有不能說的秘密嗎。

過了幾天我接到了一通電話,告訴我說要去市中心某個辦公室找一個叫Dave的首席經濟學家,我才了解原來不是什麼情治單位的工作。也只能怪書讀太多了,自己也想太多了吧。

「西恩潘,這也許會是你這一生目前為止最有挑戰的工作。不知道你對這個挑戰有沒有興趣。」首席經濟學家這樣的跟我說著。

「到底是什麼樣的工作啊,怎麼大家一直這樣的跟我講。」

「你有聽過溫哥華市中心東區的狀況吧。現在需要寫份調查報告來思考怎樣解決哪個地區的問題。」他小心翼翼的跟我講著。

對於溫哥華市中心東區的狀況快速解釋一下,作為加拿大最亂跟毒品最氾濫的地區。幾乎是溫哥華市政政府,省政府跟聯邦政府最頭痛的問題。這個地區還有一個很有名的稱號「加拿大最窮的郵遞區號」。光是所有的販毒問題,幫派,妓女我看就已經一個頭兩個大了,不用講其他貧窮跟AIDS/HIV氾濫程度了。如果暑假的三個月要再這樣的地方調查跟訪問應該真的會很刺激。但是這跟我過去喜愛的商業完全沒有太大的關聯。如果要做這樣的工作絕對是跟對社會付出的使命感。

在回程的路上,我自己思考著這個決定。應該是要去做個產業分析師待在辦公室做做模型跟數據分析,還是應該做調查員在溫哥華市中心東區到處去訪問。不知道是怎樣,也許哪幾天想起來我的良師跟我講過的話,「財富來自於社會,有一天也要歸還於社會」。隨然我還沒有任何財富,但是有機會還是要想辦法來對這社會有某種貢獻。其實想起來我也沒有那麼偉大,只是西恩潘對於產業分析師這樣的工作,真的沒有很大的興趣。

在這短短的三個月裡面,我跑遍了市中心東區的各大小義工機構,也訪問的不少的人。其中有一段採訪老實說還蠻有意思的。是跟一個失業訓練中心的負責人Hendrik交談,

「西恩,你到後面的巷子裡面看看。」他輕鬆的跟我說著。

「啊,我們不是要談談東區的現況跟可能的解決方案。」我驚訝的說著。

「你去看就知道了,不是想要看現況跟未來嗎。」他指了後門叫我望出去就好。

看出去的景觀單單用文字不能形容。很多人把溫哥華當成全世界最好住人的城市,但是沒想到就離城市不到十分鐘車程的地方,竟然有個人間地獄。地方很多個吸毒者圍在一旁吸毒,妓女在旁邊做著不應該在光天化日下的勾當。更可怕的就是流浪漢密集的在每個垃圾筒邊找尋他們的下一餐。如果你說你在紐約看到這個景象,也許可以接受。但是這是在溫哥華,北美最美麗的城市。我轉頭問了一下Hendrik,

「這樣的情況有多久了 ? 看起來好像都沒有進步的感覺。」

「最少四十年以上了吧,整個加拿大一只不願意面對這樣的問題。導致現在越來越多外來客搬到這裡因為這裡是犯罪的溫床。」Hendrik輕鬆的說著好像我自己在哪裡大驚小怪什麼。

「政客跟企業家最大的問題就是不來市中心東區看,如果只是單單的在市政府或是自己的辦公室就可以解決這樣的問題,那這個問題早就解決了。我叫你自己去親身體驗你才會了解問題在哪裡。」

他不是點中了大家的問題嗎,也許大家都不願意了解問題在哪裡也不願意自己體驗。一句很耐人尋味的話,「不入虎穴,焉的虎子」。如果不自己來看看怎樣解決這裡的問題呢。

了解了這個地區的迫切性,慢慢在這實習工作裡面寫出多方調查的問題跟可能的解決方案。不知道是否可以派的上用場,也不確定到底溫哥華市政府跟省政府願不願意閱讀這個調查報告。至少我了解,我已經盡力了。這不是一個可以在短短幾個月或是幾年間就可以解決的問題,我想等到開始到完成我可能都已經退休了。

在最後我跟首席經濟學家Dave說到,

「只要我還在溫哥華,你找我幫忙我都幫。而且是以義工方式去幫忙,完全不用任何的回報。」

等到九月開學的時候,聽著同學興奮的說著自己做了什麼對公司有多少貢獻。講到自己真的是公司很重要的一員。而我只靜靜的坐在休息室的角落聽著大家說著而望出窗外,探了一口氣想著。

「我的貢獻也許沒有其他人的多,但是我知道當我開車經過市中心東區,至少我已經盡力了。」

後記: 西恩潘在今年的秋天跟冬天都有繼續跟Dave和其他的義工組織聯絡著。我們還在進行這篇調查報告跟宣導的工作。在現在這個階段很難講到底成功與否,但是我們都了解著這是一場無止境社會改善計畫。(91)

6 意見:

Grady 提到...

"如果你說你在紐約看到這個景象,也許可以接受"
Bloomberg聽到你說這句話會很傷心的。

你是指NYC嗎? 情況應該改很多了,或許The Bronx有可能,不過應該也沒這麼誇張才是。
至少這一年多,我看NYC的治安,感覺還不錯。
Homeless people是不少,不過在地鐵比較容易遇到。我也有幾次是半夜兩、三點走路加坐地鐵回家,沒有我想像中的可怕。

西恩潘 提到...

我寫太快了. 不是說整個NYC都是哪樣因為我去的時候也沒那麼誇張,但是像是Harlem或是Bronx比較有可能.

我最大的遺憾就是沒去紐約工作過, 天啊, 不知道這輩子可不可能完成.

看到你的名字我才記得, 上次給你的case有收到嗎.

Grady 提到...

Harlem確實是個問題區,我有聽說在Columbia University讀書的人,在那附近被搶好幾次。
The Bronx給我的感覺是很邊緣化的地方,就是那種白天還O.K.,晚上可能會有很多問題。

如果你拿的是Canada的身份,來這邊工作不是問題吧?Mahattan的工作機會蠻多的,以finance or consulting居多。不過我想你是比較想到加州吧?創投的天地。

那個Case我有收到,也看完了,後來忙一些課業的事,找時間再回你。感謝。

不能再寫了,明天要回去,東西還沒收完。 =.=

西恩潘 提到...

Harlem是蠻嚴重的, 上次去個Columbia也有一點嚇到. 跑去搭個地鐵然後感覺就不對.

加拿大人到紐約也不是特別容易, 看看吧. 矽谷跟紐約都是我很想去的地方.

case有收到就好, 只是想要確認一下.

国宝 提到...

当一个有能力人懂得去承担社会责任的时候,社会才会报以更多的回馈。
“权力越大责任越大”这句在蜘蛛侠里面毫无张力的话其实最适合让从事商政界的人好好理解一下。

西恩潘 提到...

你說的很對. 但是也許很多時候, 很多人沒有想到這點. 不了解也許自己拿到了權力但是也象徵的自己需要對社會有更大的貢獻.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