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7日

西恩潘的2007跨年東北亞之行 : 後記

在旅行超過10天, 橫跨了兩個國家, 兩個時間區, 四個省, 四個城市, 又再度的看到其他國家的成長. 過去的5年裡, 西恩潘已經完成的去過了所謂的亞洲四小龍, 台灣, 香港, 新加坡跟南韓. 四個國家是連北美跟歐洲的經濟學家在過去20年都讚嘆這是個亞洲奇蹟. 當這四個國家在邁入了21世紀的時候, 這所謂的四小龍都出現了不一樣的改變.

例如, 新加坡慢慢的想要轉型成亞洲的瑞士, 發展出獨特的私人銀行體制. 試著吸引不一樣的全球財來到這個高度開發跟開放的國家. 也就是因為這樣, 新加坡深深的了解自己在亞洲的定位. 不可能吸引製造業而傳統的金融業可能也會選擇香港或是東京, 所以新加坡政府知道不轉型只有被邊緣化.

對於香港來說, 經歷過97年後經濟衰退, 一直到2003年才開始慢慢的開始出現轉機. 特別是開放中國企業跟遊客進入到香港. 一個完全開放式的全世界金融平台, 導致中國的龍頭企業選擇在香港上市. 這些點點滴滴的政策, 導致香港開始在過去4年慢慢從大家害怕97年後會發生什麼, 到了解香港已經是亞洲不可缺的一塊重要的主角.

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 南韓應該是受傷最嚴重的國家之一. 不管是貨幣的貶值, 還是股市的狂跌. 傳統財團治國, 政府扶植的方式再度受到打擊. 但是在21世紀, 隨然南韓還是以財團帶領著南韓經濟, 但是其政府已經了解如果一個財團不行, 就是不應該救. 試著改善其國家的經濟體制, 才能夠有更完善的整體經濟. 慢慢的南韓再也不再是亞洲四小龍之尾.

反觀現在, 台灣歷經了80跟90年代的經濟奇蹟, 製造業創造了多項的世界第一, 但是現在卻很難繼續的轉型. 也許是因為製造業轉服務業或是其他高附加價值的產業的困難性, 或是政府的政策出現了問題. 個人也在香港, 新加坡跟南韓看到跟台灣發生的相同問題. 關鍵的事情是, 對於國家領導人的願景是什麼, 西恩潘個人感覺到不解.

很多時候也因為這樣, 導致台灣的企業反而更了解自己需要靠自己. 這樣的國家體制, 反而創造出更多強悍的企業. 沒有國家的幫助或是補助, 只有能靠自己的努力. 也許這樣才是台灣的未來.

當我再度踏上中國的時候, 西恩潘慢慢的看到了中國從一個靠大量外銷的國家, 轉行成一個很大的消費國. 特別是我在瀋陽看到了一個廣告讓我有很深刻的印象,

"華南人富了, 華東人富了, 北京人也富了, 該輪到東北人了."

這個就講到了重點, 在過去15年裡面, 沿海五省已經慢慢的開發完成. 自我已經成立了一個新的境經濟體系. 而現在需要開發或是改善的已經是所謂的二級或是三級城市. 就像我在中國的商業雜誌上看到, Wal-Mart跟家樂福現在的戰場已經是進去到三級城市了. 過去在上海跟北京早就已經飽和, 蘇州跟無錫也早就拼的火熱. 在中國消費者的消費力持續增強下, 現在的戰線已經拉長到那麼遠了.

對於台灣的企業或是創業家, 這是否是一個新的挑戰. 不管是在大西部或是東北, 新的市場將會出現. 不管是在餐飲服務業, 酒店管理業, 還是其他高檔次消費型產業. 把握住一個機會就有可能成為下一個奇蹟.

西恩潘寫到這裡只是希望給大家一個概念, 過去大家認為我們是在北美或是歐洲市場競爭, 但是新興市場興起, 導致企業慢慢的需要開始轉想自己未來的策略跟市場. 不管是利用或是選擇進入這些所謂的新興國家, 但是在未來的企業戰略藍圖上面一定需要加入這樣的思考方向.

註:
西恩潘不是說我特別為兄弟的婚禮趕了回來嗎. 老實說我已經對哪場婚禮沒什麼記憶了. 我唯一記得的就是,

6:10PM 到了君悅, 開始哈拉跟喝紅酒.

7:30PM 開始吃飯, 繼續哈拉跟喝紅酒.

9:30PM 大家開始散場, 西恩潘這桌繼續哈拉跟喝紅酒.

10:00PM 到2F Zigi Zaga 繼續哈拉, 喝紅酒, 跟抽Cuban Cigar.

11:00PM 到PHC & Eve房間, 繼續哈拉跟喝紅酒.

12:30AM 又回到了 Zigi Zaga 繼續哈拉, 喝紅酒, 跟抽Cuban Cigar.

02:00AM 到Room 18, 發呆. (老實說我已經沒記憶了...)

03:00AM 終於到家.

但是我倒是拍了幾張照片大家可以看一看. 廢話少說. 看照片囉. (回到家才發現拍了好爛...而且也拍的好少. 完全不是西恩潘的風格. 如果名字打錯了, 或是寫錯了, 不要怪我.)



能夠看到哪麼多同學也是很開心的, 在這裡西恩潘也祝這對新人,

永結同心 , 百年好合

(剛谷歌出來的兩句話, 不好不要怪我.)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