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日

愛情,緣份還是巧遇 (V)

走進Hilton大廳的時候,剛好是六點。今天LA交通還是跟往常的一樣,糟的不得了。好險今天選擇了早一點從辦公室出發,不然我看七點都不可能到。原本還在想沒跟雅婷約在哪裡碰面,要怎樣去找她,突然有個聲音叫住我,

「Steve!!」似乎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我轉頭看了一下,大廳人似乎在晚餐的時間特別多人。左看右看,還是沒看到人。

「Steve, over here!!」

似乎在遠遠的一點沙發上,看到了她。原來她已經在大廳等我了。遠遠看到的這個女孩,跟我在飛機上的印象完全不一樣。在飛機上,她就是個標準的空姐。穿著就是標準的制服,加上哪個很標準的化妝。

但是在今晚看到她,似乎整個人都不太一樣了。可能是因為不在工作吧,或是不一樣的裝扮。雖然穿的很休閒,但是還是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不用刻意,但是自然就好。

「Hi 雅婷,等很久了嗎? 不好意思,妳知道的,LA traffic在尖峰時刻總是比較難控制。」

「沒關係,我也是剛剛下來。來,這是你的外套。我先給你,不然我怕到時候又忘記了。」

「謝謝,我們先來去吃飯吧,不然到時候miss我們的定位就不好了。」

「我們去的地方應該沒有dress code吧,因為我今天穿的很休閒說。」

「沒問題,妳看我也是穿的很休閒啊。」

在前往餐廳的路上,突然問著她空姐的一些事情。雖然搭飛機那麼久了,總是很好奇到底空姐的生活是怎樣。特別是常常要往國外飛,去了哪麼多的地方,有哪些事情跟地方是很難忘的。還是有什麼有趣的事情發生,想說這個行業總是跟一般人想像的不太一樣。肯定有很多不同樣的不方便的地方。

好險今天的405比想像的還要順,開了不久就到了Santa Monica。沿路上兩個人似乎都是討論著工作的事情,而她也比我想像的要建談。

「忘了問妳,妳明天哪時候的飛機。應該不會是一大早吧?」

「我是明天下午的飛機啊,但是早上就需要出發了。我們應該不會去吃一整晚吧,還是你要把我帶去賣掉?」

「哈哈哈,我只是怕妳太累明天飛機上會想要打瞌睡。」

轉進哪個熟悉的停車場,不知道為什麼。在這個春天的傍晚,總是很愛來這間餐廳。雖然天氣還是有一點冷,但是似乎這個餐廳的氣氛總是讓我感覺特別的放鬆。尤其是過去24小時經歷過的種種,應該是要找個地方來好好的解放一下。

在點了一瓶2004的Joseph Phelps Insignia,正在好好的品嘗的這杯酒的時候,

「Steve,你看起來似乎有心事,是工作上的問題嗎? 還是太私人了不應該問你。」

「沒有,只是辦公室有一點事情,我不應該把公司的事情帶到這個晚餐來的。」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跟我分享啊。如同我原本跟你講的,我對你到底是做什麼的還蠻有興趣的。」

「妳確定嗎,我的工作可是很無聊的。我怕妳最後這餐會想要吃到想要睡覺。」

「Why don't you try me?」她充滿信心的說。

如同我中午跟Frank解釋過整個來龍去脈,我又再重新的解釋一遍這個投資案的問題。合夥人怎樣想要退出投資,現在出現了一個很大的抉擇,明天就需要給他們一個答案。其實裡面有很多問題大家早就知道了,只是有一點不甘心這樣就放棄。雖然不知道到底會不會賺錢,但是也努力過了。

「你對這個投資案很有信心嗎?」雅婷好奇的問。

「我不敢說有絕大的信心,但是我知道只要把所有的風險估算過了,一定還有很多機會的。」我信心滿滿的說「如果說完全沒有機會,也不可能會花哪麼多時間來去評估這個投資的。」

「如果哪麼有信心,哪為什麼不想辦法說服妳的合夥人呢。還是他們不願意聽?」

「也正在思考到底該怎樣去跟他們談判,我想明天應該需要有個結果吧。」我沉默了一下「可能是因為這是我的第一個台灣投資案,所以老實說也會有點怕怕的。加上我在這個市場還沒有太多的人脈,到時候把大家連累了總是很對不起我的合夥人。」

講完了這些押在心底的話,瞬間感覺很放鬆。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想要跟她說這些話。技術上來講,我根本不認識她。更好笑的地方,我認識她不到48小時,就跟她講了哪麼重要的事情。不知道為什麼她給我一種很可以相信她的感覺。是因為她的職業嗎? 還是因為...



「一直都沒問你,講講你的過去吧。你是在美國長大的嗎?」我們邊走在沙灘上,邊聊天的說著。

慢慢的跟她解釋著,小學的時候就來到美國,一直都在北美生活著。從讀書一直到工作跟創業,但是其他家人都還在台灣。但是因為來很久了,所以都沒有選擇回台灣住。只是有機會回台灣就會回去看家人。只是最近幾年比較忙,所以比較沒機會回台灣。但是最近這半年的投資案,所以每個月幾乎都會有機會在台灣待一個月。

「妳呢,我倒是一直沒問過妳?」

雅婷跟我講著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當空姐,原本只是大學畢業後只是想要試試看空姐到底是什麼感覺。因為大學是讀財金,所以原本一開始的目標想要去當分析師。想不到空姐一當就是五年,雖然過去幾年都有去考執照,但是不知道到底自己哪時候會選擇離開這個行業。過去幾年到處飛久了也開始累了。

不知道為什麼,兩個人就像認識很久的朋友,開始談著自己的過去跟未來...



「你要不要上來坐坐?」我突然脫口而出

天啊,我不敢相信我說出這樣的話。這絕對不是我會講出的話,難道是酒精發酵的問題嗎。他會不會拒絕我。哪不會很尷尬嗎? 早知道不應該這樣問他的,天啊,我到底在幹什麼。

現在也不知道幾點了,到時候兩個人,一定是酒精的問題。我到底是怎樣啊。他會拒絕我嗎? 但是我們才第一次出去。心裡七上八下的想著,不知道希望他說好還是不好,也不知道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

未完待續...

2 意見:

匿名 提到...

講完了這些押在心底的話,瞬間感覺很放"送"。

鬆~!

文章很不錯唷

西恩潘 提到...

感謝囉。完全沒有認真的回去讀,所以完全沒看到。

還在努力,希望大家有越讀越入劇情。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