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5日

愛情,表白只是給雙方更大的壓力

幾天前又跟人聊到了表白的這件事情,才想到西恩潘寫了那麼多篇有關愛情的文章但是從來沒有提過表白,或是到底該不該表白。要寫這個之前應該要想講講何謂表白。真的是一個很有意思主題,因為到了一個年紀每個人多少都有表白過,或是被人表白過。光是「表白」這兩個字就讓我感覺到很有意思。這時候很多人一定會跳出來跟西恩潘說,

「西恩潘,這還需要思考什麼。表白就是一個男孩/女孩主動跟另外一個人說出自己的感覺。」

這真的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啊,突然要說出自己的感覺。還是跟一個也許認識不久的人這樣講,相信需要的勇氣不少。而被問的人呢? 其實也許要好好的回答。這就進入了今天想要講的話題,到底表白會不會讓兩個互相有感覺的人壓力更大。也許很多人都有不一樣的意見,有人喜歡表白,有人喜歡被表白。讓西恩潘好好的分享一下自己的想法。

先從男人開始講起來好了,因為畢竟大部分做出表白這個表現的還是男人。不是說女人不能表白,因為在過去寫的「愛情,誰說女人不能主動」已經提過了,女人也是可以主動的。撇開這個不說,來講講為什麼要表白的人壓力會特別大。相信每個人都應該知道,真的會表白都已經想過了很久才會做出這樣的表現。因為當一個人要表白的時候,其實已經知道答案會有兩種。一個是被接受,另外一個是被拒絕。雖然說講的簡單,只是短短的問一個問題。只是當要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可能已經分析過了很久,或是思考還是問過週遭的人應該要怎樣去執行。

只是有時後壓力也不在於被人拒絕,而是很多時候到底如果表白後朋友還能繼續做下去嗎? 拒絕了後難道兩個人就要各分東西,還是可以繼續做朋友。以前曾經看過有個朋友,只要被拒絕就馬上把對方Block+Delete*。連朋友都沒有機會做,與其給自己那麼大的壓力不如放輕鬆。看著他很努力的跟他喜歡的女孩表白,只是哪種壓力感覺似乎比工作帶來的壓力還要大啊。有時候想一想為什麼需要給自己那麼大的壓力而去表白呢?

很多人應該想的到表白會給人很大的壓力,只是被表白的人為什麼會有壓力。幾天前有人跟我提到,

「西恩潘,這你就不懂了。女人都喜歡被人表白的。」

聽到他這樣講,也許某方面是對的。因為畢竟每個人都是希望自己是被喜歡,或是被需要的。只是我想了一想,倒是不這樣想。不是說西恩潘過去五年做過很多的調查,而是被表白的那一方真的也有不少的壓力。當一個人對你/妳表白的時候,就是等於把球丟給妳或是英文的講法,putting you on the spot。似乎好像對方只要跟妳表白後,他一切的壓力就全部卸載妳的身上了。如果是妳自己喜歡的人那壓力也還好,只是要選擇怎樣回答或是答應。只是單單這樣的回答還是有某種的壓力,如果妳想要再多認識一點才要答應那該怎樣回答呢,或是應該要直接回答他。

碰到不喜歡的人哪就簡單了,因為真的沒感覺就可以直接拒絕掉。趕快把自己的壓力宣洩掉。最困難的就是碰到,雖然我們不能做男女朋友,只是還可以做朋友的回答。這就好比跟拆定時炸彈一樣,如何小心翼翼的進行著。因為可能一個回答不好,連朋友都做不成。也因為這樣其實被表白的人一樣有著不一樣的壓力。

寫到這裡很多人可能會問西恩潘,

「你講了半天有關表白會怎樣給雙方壓力。那如果不表白的話怎麼會在一起,怎麼會讓雙方知道對對方的感覺呢。」

希望大家回想一下,在過去的經驗裡面。其實會在一起或是交往前的時候,兩個人都有相當的默契了。很多時候哪個表白也許是把所有的東西攤在陽光下講,很多時候卻是不需要的一個過程。如果說感覺對了,似乎兩個人都會感覺到,絕非需要把這東西講的那麼黑與白。很多時候不就是那樣嗎,不講的感覺反而才是最美。也許講出來了反而感覺更不自然。很多人可能不同意這樣的講法,還是感覺到似乎我過度簡單化了。也許吧,或是其實一切都不需要那麼複雜。

愛情,表白只是給雙方更大的壓力

(註)
似乎有點吃過頭了。原本根本不想要吃那麼多,只是不知道怎麼樣好像每餐都在哪裡吃吃喝喝。心裡已經開始緊張這樣吃下去不是辦法。好險的地方就是再兩天就要閃了所以也還好,只是不知道到底要不要繼續吃下去還是要開始節制一下。

2 意見:

cuckoo 提到...

咱老男人表白就要先抱著,打斷牙齒和血吞的必死決心才行。

I am the 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

西恩潘 提到...

(咳嗽),誰跟你一起老男人啊。拜託一下,雖然我也不年輕了,但是跟你還是有差距的。哈哈哈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