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3日

從男人的角度看結婚,婚紗這檔事 (中)

如果說看上這間婚紗店是因為他們的婚紗跟禮服,卻又沒辦法挑到自己想要的禮服。這句話不就本身就是個矛盾。或許是我自己想太多了,只是在我個人的認知裡婚紗就是每個女人最想要的,可是挑不到自己喜歡的那不就是很淒慘嗎。

當然啦,可能是因為只是訂婚,或許是那天挑禮服小姐太忙了,還是也許每個人的審美觀都不一樣。所以挑禮服的小姐跟門市感覺到好看到跟我未來老婆想的完全不同。當然啦因為我沒在哪裡所以也不是很確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我可以確定的就是當挑了自己不喜歡的禮服就是要說,不是自己拿回家生悶氣。生悶氣在這裡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訂婚完畢剩下來就是等拍婚紗照了。照原本的計畫本來是要在五月底就要拍了,可是因為未來的老婆發現另外一個攝影師好像比較優所以等到七月初大夏天才要去拍。老實說對於那個攝影師來拍我自己是沒太多意見,很多人會在網路上說那個攝影師比較會拍,那個造型師怎樣怎樣。而對於西恩潘呢,不是我對自己太有自信。而是可能製造業看太多了,對我而言原料才是重點。

什麼是西恩潘所謂的原料論呢? 例如我們去買任何產品的時候,原料其實占整個生產成本最高的比例。那攝影去拍婚紗也是一樣啊,如果一對新人完全不好好的保養跟瘦身,真的要叫攝影師跟造型師化腐朽為神奇也是很累的事情。雖然說現在後製很發達,可是還是在生產過程中就要把一切都顧好了。就像是Apple iPhone 4 後來還要搞個保護套一樣,相信沒有一個人真的很喜歡這樣後來彌補的方案。也就因為這樣所以西恩潘個人認為如果你想要的是希望被拍的美美的老實說大同小異。除非妳真的找了很怪異的婚紗店,那我本人也不敢保證。

回歸到剛剛拍婚紗照的主題,拍婚紗照當然要先去挑拍照的禮服。也因為上次沒有一起跟著去,所以這次西恩潘不管怎樣最後都要趕著去看看到底是怎樣。婚紗店也很可愛,設定一次挑禮服的時間就是三個小時。可是西恩潘在哪天就是有事,所以頭兩個小時沒辦法到。就在我匆匆忙忙趕到這間位在中山北路的婚紗店的時候才看到,挑了快兩個小時還沒決定任何婚紗跟禮服。好,有意思。花了兩個小時試穿了無數件還沒辦法決定。我一看就叫未來的老婆先給我穿白紗,半個小時內決定了一件外拍跟一件棚內的白紗,每一件只要在10秒內就決定到底好不好。那剩下半個小時如果挑不出拍照的禮服只好下一次再來了。

老實說挑禮服這件事情,很多時候靠的是運氣,很多時候靠的也是想像力。我會這樣說當然是因為當大部分的新娘去是禮服的時候都沒有做造型跟頭髮,所以穿上去的時候只能看到穿在身上是怎樣的。卻沒有造型跟手飾去搭配。如果說卻少那一點點的想像力,就像去買房子的時候如果沒有任何裝潢跟傢俱,很難去看到一間房子到底好與不好。西恩潘不是專業禮服設計師,只是單純的從一個男人的角度去看挑婚紗禮服。如果我說的不好,也不要怪我。因為男人懂什麼呢,又不是我們要去穿禮服。

好死不死,怎麼在最後五分鐘門市小姐突然拿出很美的禮服(好像每次的劇本都這樣。先拿很舊很醜的給妳試,然後看妳挑不出來才會出現很美的禮服) 。如果你問我為什麼婚紗店都喜歡這樣做,只能說可能一開始不希望妳期望太高,然後最後讓妳感覺其實來這裡是值得的。如果每一件都讓妳驚艷,妳反而覺得理所當然很難去決定該是選那一件。可能這也是一種看很多位新人進來選禮服的技巧吧。

當挑完禮服,下一步就是等著跟攝影師跟造型師溝通了。老實說一開始要溝通什麼我也搞不太清楚,可是因為我們的攝影師今年被外派到北京,一直到我們拍照前才會回來。所以最後就約在拍照前兩天再一起討論。如果問西恩潘真的有什麼要求的話,那就是把兩個人拍的帥跟美就夠了。這個攝影師也很酷,一見面也是跟我們說,

『我會幫你們拍的好看...』

可是我的要求跟我未來老婆的要求可不一樣呢! 她要藍天白雲(那應該要先去拜天公伯,不是跟攝影師講),要有沙灘綠地(北台灣這應該很容易),最好還要有美美的湖景+夕陽。到了這個時候我心裡面很想再補一句,如果能把尼加拉瓜瀑布跟巴黎鐵塔拍進去更好(我承認我來鬧的只是因為越講越爽)。

我只看到她越講越爽,還帶了自己想要的照片風格。西恩潘喵了一下照片內心想著,『嗯,不是這間婚紗店拍出來的照片。我的老婆大人,妳確定他們拍得出來嗎???』。(眼尖的讀者這時候應該可以感覺到不對的地方了吧,怎麼會拿著別間拍的風格來跟這間攝影師來討論呢) 當我看著攝影師點著頭說會嘗試著拍出那樣的感覺的時候,我也沒想太多。如同我說的,兩個人長得又不差,能夠拍多爛。

當我們跟攝影師討論完後(也只有講了15分鐘,原本以為要講更久),就換造型師了。原本西恩潘還超擔心自己的頭髮剪太短了(有一點像是剛出來的那種),想不到造型師還安慰我說,『好險你的髮質夠軟我們還可以想辦法。』不要再安慰我了,上個周末剪完的時候還以為我看錯了。天啊,真的不想要拍出來想個黑道大哥一樣。大家不要以為只有西恩潘那麼的白目,要去拍婚紗前去剪個平頭似的髮型,想不到我的老婆大人跑去修個瀏海變成小呆瓜了。造型師只說了一句話,『妳..妳這個也未免太短了吧...!!!』兩個人互看了一下, 要呆也要一起呆才有意思。

在做完所謂的溝通,剩下來就是男生去試禮服了。只記得門市小姐叫我自己到地下室的一個小角落就會有人幫我試男生的禮服。在拍婚紗照以前原本對於穿白色的燕尾服還有興趣的,在這個婚紗店酷酷的大哥幫我量身後,就拿了一套白色燕尾服給我穿。穿上去我只有一句話可以形容我自己,

『西恩潘,請問你是南部上來的土財主嗎?』

天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頭髮的關係,還是瘦身還沒完全,或是臉搭不上去。怎麼一整個感覺就是土財主。(如果我冒犯到任何土財主,西恩潘先在這裡跟全台灣的土財主說聲不好意思) 還記得這個酷酷的大哥跟我說,

『你這種180公分的身材穿白色很好看啦,會有浪漫的感覺,而且身體撐得起來。』

拜託你不要再安慰我了。讓我換黑色的穿穿看吧。果然,黑色燕尾服讓我感覺起來就是007。還記得最後一次穿燕尾服就是在高中的畢業典禮,那也是將近12年前了。只是現在穿起來跟十幾年前穿還真的差很多。雖然後來又換上一套加價的白色禮服,但是還是很難說服自己穿白色的會感覺很浪漫。雖然說這可能是人生最後一次機會穿白色燕尾服(以後應該還是很多機會穿黑色的),但是真的不想要拍出那種很奇怪的風格。

在把一切前置作業都完成後,就只等兩天後的拍照日了。對於每個拍婚紗照的新人來說,那個未知的高潮終於要出現了...

未完待續...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