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1日

私募基金到底怎樣賺錢






西恩潘這個學期拿了一堂課講的就是私募基金. 其實原本對私募基金這個行業本來就蠻有興趣的. 一看到這個學期有這一堂課, 當然沒想太多就拿下去了. 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 這堂課每個禮拜一跟三早上八點半就要上課. 所以其實有一點幹. 但是想說我蠻喜歡這個內容, 所以就忍了下來.

好笑的事, 我們的教授第一堂課就跟我們講他對私募基金其實完全不懂. 他過去是在史丹佛教書, 但是都是教有關創投. 雖然創投也是一種私募基金, 但是美國現在私募基金大部分的都是以做融資性併購(Leverage Buyout)為標準. 所謂融資性併購, 就是以銀行資金跟高額度舉債來購買經營不善或是低估的公司. 透過私募基金的扶植, 經營團隊可有資金加上經驗在短期內(3~5年)提高公司價值以求脫手.

如果我只是解釋一下私募基金是什麼那不就太無聊了. 當然啦, 在這個產業裡面有很多有名的公司, 例如KKR (Kohlberg Kravis Roberts & Co.), Blackstone黑石集團或是台灣常常聽到的Carlyle(卡萊爾集團). 這些都是在北美有名的做這行業的龍頭. 但是不知道有沒有很多人想過, 利用融資性併購到底可以從哪裡賺到錢. 隨然大家講的很容易, 就是舉債買公司然後改善後脫手. 但是到底私募基金是怎樣增加一間公司的價值, 私募基金是好是壞, 一直是北美資本市場的爭議.

簡單來說, 以一間私募基金的營利模式來說. 舉債買一間公司, 光是從到底這間公司價值多少就是私募基金的know-how. 當目標公司被買下後, 如何重整又是另外一種學問. 好笑的就是, 今天早上來的演講者(HSBC Private Equity, Managing Partner), 自己都講了, 其實私募基金對於一個公司的管理沒什麼幫助. 也許最多可以增加公司的財務管理. 但是他說的很明白, 如果幫他工作的人買了一間公司是在煩惱怎樣管理, 而不是思考怎樣增加價值而脫手. 那也不用幫他工作了. 講難聽一點, 做私募基金應該思考怎樣買跟賣公司, 而不是思考怎樣管理這間公司.

而前兩天的演講者講的也差不多, 反正大家獲利的方式很簡單, 就是控制EBITDA(Earnings Before Interest, Tax, Depreciation and Amortization) 跟EBITDA Multiple. 當然啦, 整個公司的價值計算方式當然是比這還要複雜. 但是過去兩個禮拜聽到私募基金的人天天說, 就是公司價值大概就是EBITDA的幾倍幾倍. 當他們看到一間公司, 看到EBITDA是多少, 然後大概是在哪個行業就知道其EBITDA mulitple為多少.

例如, 一間公司賺一年賺1億美金, 然後此公司行業大概在4 X EBITDA. 那這公司最多值4億美金. 如果狠角色搞不好可以殺價殺到3.5億美金. 當私募基金進去後, 就開始想辦法增加這公司的EBITDA跟衝規模. 這就是高度爭議的地方, 當一間公司開始衝獲利能力的時候, 只有兩種辦法. 不是開源不然就是節流. 但是開源需要資金跟時間, 所以大部分的私募基金就會以節流為本. 然後想辦法把獲利力做高加上把生意做大. 等到差不多五年後就想辦法開始找買主賣掉或是上市. 反正哪個方法比較可以有較高的獲利就往哪裡鑽. 當EBITDA做大後, 其公司規模也變大. 導致公司的價值已經相對的變高. 還記得哪個方程式嗎, EBITDA X Multiple = 公司價值. 所以私募基金就是拼命衝這兩個數字才能增加公司價值.

其實私募基金一直在北美都是高度爭議的行業. 因為到底因為私募基金進入一間公司後, 對於這間公司長期發展釋好釋壞都是很難去解釋的. 因為三到五年的時候算是很中期. 5年以上才算是長期發展. 所以對於一間公司長期的發展到底有所影響. 但是不得不否認的就是這些人真的是資本主義下的標準範本.

也許這就跟華爾街這部電影, 當Michael Douglas說出 " Greed is good...". 也許這就是對私募基金最好的縮影吧.

這只是西恩潘第一篇比較有關私募基金的文章. 未來陸陸續續會有更多有關私募基金的部落格加上我自己的想法. 上次跟我的朋友/學長提到要不要一起募一筆基金. 希望大家等著我未來繼續的朝向這個目標而前進.

註:

"祝大家萬聖節快樂...!!!"

今天晚上上家族企業管理課的時候又因為講出某個想法被大家跟教授公幹了一節課. 有時候真的很奇怪, 不知道是因為我講的話還是怎樣. 有時候真的很無辜. 因為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會發生在我的身上. 哈哈哈, 也許這就是我這個人的風格吧.

還有一件事情就是最近想要寫出愛情散文但是總是找不到新的想法. 朋友跟我講說因為我單身所以沒有哪個感覺. 該是去談個轟轟烈烈的感情才能再回來寫. 不知道她的建議是否是對的. 但是對於轟轟烈烈的愛情, 西恩潘我還是比較保守. 因為也不知道這生還可以有多少個轟轟烈烈的愛情. 但是至少有一件事情是真的, 最近真的需要多多觀察才能繼續寫出西恩潘式風格的愛情散文.

很多人可能很好奇為什麼我會寫愛情散文, 但是那就是一種嗜好. 感覺偶而可以脫離商業環境是一種很好的感覺. 不知道讀的人感覺怎樣, 但是我個人其實很喜歡寫出一篇好愛情散文的感覺. 如果大家已經忘了我曾經寫過的愛情散文, 記得回去捧場一下.

"愛情, 選擇看開一點"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