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24日

大砍利息,垂死前的強心針

還記得幾天前當全世界已經進入了高度賣壓,不管是因為美國次級房貸或是大家已經對經濟沒有太大的信心的時候,美國聯準會在華爾街還沒開盤的時候做了一個破天荒的宣布。把拆借利息一次降了75bp,換句話說就是降了0.75%。當西恩潘再家看電視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還有一點傻眼,因為本來就知道美國如果要刺激經濟除了減稅只剩下這個工具可以用,那就是降息。從過去的經驗可以看到,美國聯準會在怎麼降,一次最多也降掉50bp。很少看到有一次降那麼多的,不知道是不是伯南奇(Ben Bernanke, Chairman of U.S. Federal Reserve)嚇傻了,還是準備一次來個出狠招,殺的市場措手不及。因為本來市場預估最多最多先砍50bp,然後再慢慢降下去。看情況來做利息的調整應該是中央銀行該做的事情。伯南奇這招也在過去兩個交易日起來作用,但是這招未來還有多少影響相信還是需要去分析的。

但是這招不止影響了美國股市,也深深的使得當加拿大中央銀行準備宣佈降25bp顯的微不足道。特別是美國聯準會選擇在加拿大中央銀行提前宣佈,搞的好像加拿大的經濟是跟著美國這個老大哥在哪裡走。但是這樣的結果也使得美國現在的利息成為,3.5%, 加拿大成為4.0%。雙邊開始有所謂的利息差異。如果有讀過經濟學的人應該知道,當一個國家降息的時候照理說匯率應該會跌。但是反觀來說,美金現在對加幣竟然是升值的狀況。可以看的出來對於高度倚賴美國市場的加拿大在美國經濟衰退的時候表現的特別辛苦。

今天為什麼會寫說「大砍利息,垂死前的強心針因為從過去的歷史都可以看到,只要一個國家的中央政府已經開始砍利息的時候其實經濟已經出問題了。利息只是一種工作來看看政府有沒有辦法來創造所謂的軟著陸(Soft-Landing)。當然個人認為這樣可能已經不太可能發生了,不是說我悲觀,而是經濟是高度循環的。從2003年開始全球經濟產生了一個高度的成長期,在這短短的四年內每個國家的股市跟經濟都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成長。如果好好的思考一下,每個成長都不可能是持續的。相信大家的記憶應該都很好,還記得90年代末期當美國聯準會因為經濟過熱拼命升息但是還是不能降溫嗎。先來看看這一張圖吧,

如果你猜的出來就知道,這個圖就是過去10年Dow Jones Industrial的走勢。畫出紅線的地方就是指數已經到了高點開始往下的時候,美國聯準會也開始降息。看看第一個紅圈的地方,可以感覺的到不管怎樣降息,股票就是會往下掉。也許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不要在拼命降息的時候讓國家通貨膨脹已經是中央銀行可以做到最好的事情,也就是所謂的軟著陸。(西恩潘的利息-通膨解釋:當利息過低的時候資金變的相對的便宜,使得市場上有過度的購買導致價格上升。)
如果好好的注意的話,其實不管聯準會怎樣的降息,其實都救不回來的。不止六年前的例子,如果大家好好想到90年代初期美國也是發生了一樣的事情。但是也不必要有過多的擔心,因為畢竟這是個循環。

但是為什麼降息還是沒辦法把經濟成長救回來呢? 好好的想一下,如果市場已經沒有信心了,資金再怎麼便宜也沒有人會跟大盤對做啊。相信這個是自古以來都還沒辦法改變的事實。也許有辦法刺激經濟,但是中期的角度來看經濟是會慢下來的。但是長期的角度來看還是會成長的。唯一只有一種可能經濟在也不會成長,那就是除非一個國家倒閉或是經濟垮掉。這種在南美或是未開發國家常看到的例子也不是說沒有,但是照理說一個以開發的國家比較不太可能發生。

腦筋動的快的人一定回拿出日本來當反駁,降息也有可能降過頭。拿日本來當例子,降息不但沒有太大的效果,也有可能產生負面的情況。不管是讓投資者沒信心還是消費者不願意購物,其實政府是沒有辦法預測的。再看一張過去日本Nikkei225的圖,

紅圈的地方算是相對的高點,只是長遠的可以看的出來日本的經濟其實沒有想像的哪麼差。雖然日本股票跟利息看起來好像很差。但是其GDP/Capita (PPP)也是有在US$33,100,跟其他台灣或是其他的亞洲國家比起來也是嚇人。特別是日本的高物價可以看的出來如果說經濟不好的話,日本也不可能成為LVMH集團或是其他精品集團全世界最大的市場。

寫了那麼的多,感覺西恩潘今天好像沒有提出什麼重點。而且好像就是把經濟課本裡頭的東西整理一下就寫出來了。其實西恩潘個人的觀點就是經濟已經緩慢下來了,如果你問問看你週遭的同學,朋友,同事就可以發現各行各業都有影響。這樣的整體經濟的緩慢絕對是大方向的影響,如果你看到台灣電視台說哪個行業在不景氣也是賺大錢。那可能會是少數中的少數,特別是台灣的電視台最愛玩這種手法。不管怎樣,美國降息也可以從這裡看出這已經是美國政府最後的一支強心針,特別是在美國年底還有總統選舉的情況下。但是到底這招可不可能讓布希政府撐到年底相信大家都還在觀察。畢竟現在還只是年初,等到年底還有一段時間。

但是明眼人都看的出來砍利息已經是政府最後一道防線,通常只要用到了就代表已經無力可以迴轉趨勢。至於到底美國降息的速度過慢還是太早了,相信也只有往後幾年讓歷史經濟學家去看這次的次級房貸對全世界的最後影響吧。

(圖片來源: The Economist, Interest Rate, Inflation.)
(圖表來源: DJ Industrial Avg/The Big Charts, Nikkei225/Yahoo Finance)

註:
西恩潘剛剛坐在哪裡思考,到底一個企業該要怎樣做才會成功。世界上真的有很多中小企業,到底是要有什麼樣的領導能力才能夠把一個剛創業的公司帶到一個巨人。也許是因為剛剛看到了eBay的CEO Meg Whitman決定在三月底把棒子交出來。過去的10年裡面她已經成功的把eBay這間公司從一間位在矽谷小小的公司變成現在對於網路跟經濟都有影響力的公司。短短10年的時間就可以有這樣的作為,老實說真的很值得人佩服。當然啦,可想而知的就是也許現在eBay已經這麼大了也需要新的領導人進來。寫到這邊感覺這又是下一次可以探討的主題之一。

中午的時候,潘爸突然跑過來我的位置跟我講。

「要不要去吃台南鱔魚面?」潘爸問我。

「台南?鱔魚面?」我好奇的問他.

「走囉,加減吃吃看才知道。」潘爸輕鬆的說著。

台南鱔魚麵,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啊。如果不跟西恩潘提我還不知道哪是什麼呢。

廢話不多說了,來看照片吧。

11 意見:

cuckoo 提到...

原來經濟學這麼有意思,不用上課來上你的Blog,我這個外行人受益良多忍不住又要來當個鸚鵡廢話一下了:

這說的很對,經濟市場本來就不應該人為的(Artificial)控制,升降息這種手段只能治標(最可笑的手段是用信心喊話),表面上暫時的影響市場,假象的引進投資者(或消費者)的投入,而造成原本膨脹或衰退的問題並未消失,這很有可能是越補越大洞的行為,造成市場再次失衡,如果按照物價的成長(就是說以前一元可以買一個漢堡,現在要五元),下一次不平衡的成本將會是倍數吧。

我還是蠻認為任何政府要縮小,不應該插手控制自由市場,就像您說的經濟是循環,我認為就應該讓它自己平衡,不要粉飾太平。

我最近上youtube找到一位名叫「Peter Schiff」的評論家,他的看法非常有意思值得聽一聽(可能您已經聽過了吧)。

西恩潘 提到...

相信某方面政府還是需要進場干涉的,因為完全自由可能會有市場壟斷的現象。適當的介入是需要的,不然就會20世紀初期美國來個大蕭條,政府沒進場的話現在大家可以死在哪裡。

最大的爭議應該就是在政府應該有多少的干預權。不管怎樣講,經濟學真的很有意思。想不到Garry兄你哪麼有研究,改天回溫哥華再跟你好好的聊一下。

感謝你一直的支持讓小弟越寫越有信心。

Howard Lee 提到...

台南鱔魚麵,這個在長春路買的嗎?

Nathan 提到...

面对市场情况,中国政府却采取了不降反生的政策来面对当前的股市行情。不知西恩潘有没有注意到。

西恩潘 提到...

Howard,哪個鱔魚麵離你的辦公室不到5分鐘的路程。你應該吃過吧。就是在長春路上靠近新生高架哪附近。

西恩潘 提到...

Nathan大哥,中國政府選擇升息因為現在中國經濟過熱而且通貨膨脹嚴重。光是食物的價格就已經有一年超過10%的成長。如果從這樣的看過去,這是個很可怕的趨勢。相信中國政府只好用宏觀調控跟升息來控制情況。

但是可以看的出來今年中國一定會慢下來,但是政府在北京奧運以前應該不敢有太多的動作。這完全都是西恩潘個人的想法啦。

Annie 提到...

sean,
最近大家對這一件事情都很關注 估計聯準會會降息到2.5%低利率 而美國的經濟不景氣也會持續一段時間 我今天看到一篇報導"美元霸主時代 將宣告終結" http://blog.pixnet.net/ah91823/post/13426292
現在好像進入了世界強權重新洗牌的開頭曲 老大光環慢慢消退 老二老三老四勢力相當 看都看不清誰才是未來的霸主 到底2008年以後的投資走向是什麼 難道"新興市場" 將轉移到中東或非洲呢? 我也看得霧煞煞 最近什麼都跌 我之前十月已陸續接手中基金贖回(已經感覺前方有暴風雨了) 只唯一留下黃金 因為小女子我判斷 在低利率 股市又走低的情況下 黃金原物料和貴金屬應該會升值 但好啦!現在連黃金都在跌 我都傻眼啦! 到底把錢擺在哪理才不會賠錢呢?

還有你建議我去考cfa 我知道cfa現在很紅大家都在考 可是到底為什麼大家都那麼哈這個證照呢?可以解釋一下嗎?

西恩潘 提到...

Annie,如果你要問西恩潘應該要怎樣投資才能賺錢哪我真的要聲抱歉了。相信妳在網路上一定可以找到很多有關投資的網站/部落格。但是西恩潘寫的是有關商業跟創業,西恩潘也是有積極投資的。但是個人觀念是認為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方式,跟風險的接受度跟獲利度。所以不是每個人都適合別人的放式,最重要的就是自己嘗試出最適合自己投資的方法。不知道這樣寫是否妳可以接受。

換句話說西恩潘不是老師,也不想要當台灣第四台的老師帶人進出場。

至於CFA,也就是所謂的Chartered Financial Analyst。也就是合格的分析師執照。西恩潘喜歡把這稱為窮人的MBA。因為考起來比讀MBA便宜太多了而且出來薪水也不會太差。以前只需要考過三級+三年金融工作經驗。問題太多大陸跟印度哪邊考過CFA三級了,所以開始把工作經驗改成要三還是五年金融投資經驗。但是可以知道以後這個執照應該會在亞洲變的很氾濫,沒辦法亞洲人太會考試了。至少到目前為止CFA算起來還是最有價值也是最難考取的執照。自己去網站參考看看吧,
http://www.cfainstitute.org/index.html

KuenWei 提到...

我覺得美國這次已經算採用蠻多的方式了,以前葛老的時代單單用降息就可以解決很多事情,這次的美國經濟放緩(衰退與否我還不知道~~)看起來不是單純貨幣政策能解決的,但是美國我覺得長期以來就太相信貨幣政策了,造成現在也只能透過貨幣政策(降息)來拉回投資人的信心。

另外一方面我想美國的政策是希望大家能夠消費,像是最近的退稅政策等等,都是希望大家去消費,貨幣政策多少也有這樣子的想法,貨幣財變便宜了,貨幣與投資報酬的相對價格下降,大家會比較想要取得貨幣,但是卻忘記了貨幣可能沒有辦法全部轉成消費,所以導致現在政策傾向失靈的情況。

不過其中有一點感覺還蠻值得看下去的,就是退稅政策之後大家都還債,可是現狀看起來CDO造成的損失好像已經補不起來的,這樣的話金融業應該怎麼辦呢?

附帶一題,如果經濟完全自由真的很恐怖。

西恩潘 提到...

看起來方式是增多了,但是似乎有一點像是最後的補救。或是因為今年要選新總統的大利多。不管是減稅或是退稅或是什麼其他的方式,很少看到美國政府哪麼積極的出來喊話。這算是在北美很少見的現象。

看起來金融業一定要過一點苦日子後才會再爬起來。過去也是這樣經歷過,看起來這次也是一樣。

KuenWei 提到...

這兩天全球股市都在反彈,但是這個氣勢不知道會維持多久,只是覺得美國政策大利多根本補不起來CDO造成的大洞,看起來經濟面上的氣氛還是比實際理論模擬重要XD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