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7日

從男人的角度看結婚,婚紗這檔事 (中二)

轉了身望了過去自己的鬧鐘,

『5:30AM』

似乎還早了一點,原本打算六點半才準備起床的。看了窗外,天似乎已經開始亮了。就是今天了,拍婚紗日。打從一開始選婚紗公司的時候,幾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婚紗理論。不管是女人或是男人,每個人對於婚紗這件事情都有自己的想法。而對於拍婚紗這天呢,每個人都只有一個結論。那就是累死人了!!!

抱著沒有想太多的心情,帶著自己昨天已經打包好的行李,就準備往婚紗公司出發了。在前往的路上因為想到今天自己準備開車所以特別去加個油。在加油的時候突然喵到右後輪好像有一點怪怪的,怎麼變成特別的扁。看了兩下想說也沒爆胎也應該還可以繼續開下去吧。

一大早到了婚紗店看到都還沒開門,就先到隔壁的漢堡王先吃早餐。也知道今天不知道會拍到幾點而感覺到害怕,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先點了套餐來吃了。看了一下手表,才7點40分喔。可能來的太早了一點所以吃完早餐都還沒八點,看起來我們可能會是最早來的一對吧。

可以想像兩個人在婚紗店門外等人來開門的情景嗎? 等到八點我們進去的時候,果然是第一對新人準時來到的。奇怪的地方就是其它人陸陸續續的來了,可是我們的造型師卻都還沒到。所以兩個人又發呆了20分鐘以上我們的造型師才到。這時候隔壁的管理員北北突然跑進來,

『地下室那台藍色進口車是誰的車子?』

我抬頭看了一下,默默的舉了自己的手示意是自己的車。

『你趕快去看一下,你的車子好像輪胎沒氣了!!!』

『雪特,老子等一下還要去外拍ㄟ...』

跑到樓下去看,其實沒有想像的那麼糟。只是整個輪胎稍微扁
了一點。可是為了安全著想還是要找個其它的方法。原本想要自己換備胎上去,可是安全扭蓋不知道怎樣都拿不下來。好吧,只好開車出去找店家來幫忙補輪胎了。

大家可以自己好好的想一想,禮拜天一大早不到九點哪裡有輪胎行有開啊。在開了將近半個小時,終於繞到了一台二手輪胎行。再跟老闆解釋半天有關右後輪有問題之後,老闆跟我說了句經典的話。

『你這個進口車我不會換輪胎啦』

這時候心中的OOXX很想要全部出來,可是想到等一下還要去拍一天的婚紗也就算了。抱著這台車今天應該是沒辦法出去的情況下叫婚紗公司趕快幫我租一台車吧!!!

在經歷過今天早上的車子漏氣事件後,整個人心情都麻麻的。但是知道自己今天身付大任,所以不能讓這點小事影響自己。只是很奇怪的東西就是,怎麼要去的事情一改二改三改。在我出發去弄車子以前,說要先拍白紗。結果我回來後又要先改拍晚禮服。好,沒關係對我而言都差異不大。

等到衣服都換好了,上樓到這間公司的攝影棚。恩,好,這個棚也未免太簡單了吧。似乎道具真的少到一點可憐。一整個只有大傻眼的份。可是如同西恩潘所想的,好的攝影師跟好看的新人,能夠拍多差呢。抱著這樣的心情,就這樣拍下去了。可能這個攝影師真的動作很快吧,感覺一早棚內沒兩下就已經拍完了。我還正在享受自己終於被拍的機會(可能以前一直都是拍人終於有被拍的機會了),想不到就已經收工了。我只記得攝影師跟我講了幾句話。

『給我表情喔...』

『你怎麼都沒表情的...』

『你不給我表情很難拍...』

我只記得自己都笑的像個傻子一樣,還說我沒表情。只要面對自己未來的老婆說,想不到我活了30年一直都沒表情。天啊,我該回去學學自己的表情了。不知道應該要苦笑還是傻笑下去。大家可以想像一個180公分高大的男人,對著自己傻笑了一整天的樣子嗎。我只能說到了最後連我都搞不清楚自己有沒有在笑。

下午的外拍原本說好要去夢湖,結果我才去買個午餐,又改變了。(我就說一直改一直改) 夢湖太遠了,不去了。換去淡水拍一拍就ok。我望著我未來的老婆,她自己也不敢說什麼。只是說攝影師說不去,她也不好意思堅持。

反正最後就是去了淡水石門一些很秘密的景點,可是你問我到底拍的怎樣呢。老實說我是以眼見為憑的出發點。而對於我未來的老婆呢,她可是樂得很。還沒有看到照片就開始說拍的怎樣怎樣。可能是我們兩個人不一樣的人吧,我是以看到才知道,她是以感覺。可是攝影這東西本來就是以看到作品才知道,跟感覺完全沒關聯性。也許這就是女人吧,或許她們想像的總是比現實生活還要美好。

其實拍到一半我突然好好的想了一下,可以了解為什麼男人總是感覺拍婚紗照很麻煩。因為畫著很不自然的妝(相信很少男人平常會上妝的),穿著西裝禮服在大熱天下在哪裡擺POSE。拍出來的東西又跟自己平常的生活差很多。很多時候我看著別人的婚紗照,再看了一下別人的生活照,心中不免納悶的問著。

『拍是拍得很好,可是也跟自己現實生活差距太大了吧...』

從男人的角度來看,婚紗照真的不太重要。可是只要自己的老婆爽,也不敢多說什麼。就怕自己的老婆不爽,那可能未來還是有很大的問題。只是如果要問西恩潘,我倒是認為婚紗公司的包裝手法就是讓每個女孩變成她這輩子可能都不可能變成的樣子。不管是貴婦,或是其它類似的裝扮,也許那就是賣一個夢。或許每個新娘這輩子都不可能成為貴婦,可是至少在拍婚紗跟結婚那天,她是最美最漂亮的貴婦新娘。或許西恩潘不懂女人所以分析的不全然正確,可是可以確定的就是當女人看到婚紗店擺的照片跟禮服的時候,整個眼睛都亮了起來。雖然說這些美美的禮服都不太可能買回家,可是就那一次。Just for that moment in time,我是最美的也好。

如果說拍完的結論是什麼,我可以說快的攝影師真的不會累。很多人說拍完會多累會多累,我倒是感覺還好。我還記得攝影師,助理跟外景造型師一直問我穿西裝不會熱嗎,不會累嗎。我就說還好,倒是很想再出去拍幾張不要這樣就結束了。在拍完最後的夕陽後,其實可以去拍很多夜景。可是攝影師認為在中山北路上補拍幾張就夠了。(殘念: 因為原本很想要去貴婦人百貨夜拍幾張的)

等到換好所有的衣服,剩下來就是等看哪時候來挑片了。在跟門市小姐確認清楚後,兩個禮拜再回來挑似乎時間剛剛好。因為時間還很充裕。就這樣踏著戰戰兢兢的心情,走出了婚紗店。

未來待續...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