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5日

從男人的角度看結婚,婚紗這檔事 (中五)

還記得前幾天的時候未來老婆還一直說著,

『西恩潘,我們是不是要去搞幾個晴天娃娃』

當然啦,我們都很希望去拍照的那一天是一個大好天,所以當看到過去幾天都是陰陰的時候總是會很害怕的。畢竟是要去重拍外景,如果重拍的那一天拍的沒有第一次拍的好那不是更浪費。

如同跟上次一樣,六點五十分就到了她家門口等他。看著窗外的天空,雖然有太陽,可是那個雲層未免也太厚了一點點吧。帶著緊張的心情,開車前往中山北路。原本想要在路上去買216巷的小胖胖早餐,可是卻覺得還是先到婚紗店附近再來看看今天的發展。在開往婚紗店的時刻,心情卻是沉重的。不是因為天氣的問題,不是因為早上還沒吃早餐心情很不舒服,而是未來老婆到底想要怎樣的照片都還不確定才讓我感覺到緊張。

很多人第一次拍不好,是因為天氣,沒跟攝影師講清楚,還是造型的問題。可是我未來的老婆提出拍出來的景不是她所想要的,這就有一點奇妙了。畢竟婚紗照是在拍人,不是在拍風景,所以說人拍的好風景拍不好,要怎樣去處理呢?


在跟警衛北北哈啦換停車證的同時,又喵了一下今早的天空。有看到太陽,但是雲好像還是比想像的還要厚。

在吃著麥當勞早餐的同時,我們兩個人還在哪裡想今天到底要該怎樣去拍

『西恩潘,你就當再去玩一次...』

如果說真的要去出遊玩一次的話,沒必要挑個工作天一大早六點起床去玩。我可以好好的睡到自然醒(也差不多早上六點半,我個人比較喜愛早起)然後再開始一天的行程。上一次來拍婚紗的時候吃的是漢堡王的早餐,這一次吃的是麥當勞,難道下一次要去吃摩斯嗎? 現在也不是想這個的時候了,在吃完我的滿福堡餐,喝完我早上的第一杯咖啡,就開始往婚紗店的方向進行了。

可能是因為第二次拍的關係,所以沒像上一次菜鳥般的準時。到了時候已經有兩對新人在哪裡上妝了。左喵一下,又喵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每個新人都這樣感覺但是至少還是感覺自己的老婆最美(西恩潘小小的自誇一下)。

當我正坐好在我習慣的位置上,把玩著未來老婆的iPhone來看前一晚紐約跟多倫多收盤的新聞,聽了坐在我斜對面新人的談話。

『老公,記得等一下這個藥水還可以給你去戴隱型眼鏡喔!』

『喔,我真的一定要帶隱形眼鏡嗎?』

『記得等一下造型師還要幫你上妝做法型造型喔...』

『我才不要上妝,為什麼要這麼麻煩...』

就這樣看著這位準新郎心不甘情不願的坐在哪裡,很可能是被逼著來這裡拍照的吧。他的臉上已經告訴了我,

『如果還不是因為我未來老婆要拍,老子才不會想要來拍。』

往未來老婆那裏喵了一眼,已經在上大捲了。就在那兩個小姐在哪裡幫她上捲的同時,我們今天的攝影師走進來了。西恩潘一開始還沒認出來,納悶的一想,

『攝影師有可能早上八點十五分到的嗎? 不是通常要拖到快拍了才來的嗎?』

就在西恩潘還在哪裡想的時候,他拍了我一下。

『今天的雲層很厚喔,搞不好看不到藍天所以你們自己要思考一下到底要不要拍下去。』

就在西恩潘走出門外的看了一下,雪特,這雲還不是普通的厚啊。太陽公公都已經出來了,還看不到那蔚藍的天空。

匆匆忙忙的走回造型部找自己的未來的老婆看一下,確認一下到底今天到底還要不要拍啊。

『妳自己看看,剛剛攝影師已經說了今天可能拍不出妳所想要的景。畢竟光線不對...』我這樣說著

『是喔,我不知道。你自己覺得呢?』

『妳自己拿捏啊,畢竟妳要的感覺連我自己都不知道。』

就這樣,你一句,我一句再中山北路討論了一起來。說實在的,我,未來老婆跟攝影師沒有一個是氣象專家,所以真的要討論出什麼東西也是很難。只是攝影師把話說在先天氣是有問題的,所以可以考慮改期。他自己是沒問題,因為他會那麼早來只是他老婆是其中一位造型師所以會那麼早來。

就為了要不要改期這檔事,發揮了西恩潘讀MBA的精神。把今天出去拍的利與弊,跟改天出去拍的利與弊都分析了一下,

如果是今天出去拍,那就不用再麻煩跑一趟,假也都請了,所以就很方便。可是天氣如果等一下更不好,那拍出來的效果不是比第一次還要差。畢竟第一次拍的天氣實在是太好了。

如果是改天再拍,就還要再挑過時間,天氣也不一定會比較好,可是至少可以再賭一次。

如果你/妳是那一天要拍照的新人,你/妳會怎麼選?

這時候喵回造型部的那兩對新人,內心想著。

『如果我現在選擇今天不拍了,那兩對新人會不會感覺自己被耍了感覺。』

兩個人在中山北路這樣的討論起來,看著台北在上班時間的車水馬龍,自己也對這個決定感覺到很疲備。

『我是都沒差,最重要的是重拍這件事情是妳自己想要的。所以如果妳感覺天氣不好拍不出妳所想要的感覺,妳自己好好的拿捏。』

就這樣決定了,今天不拍改天再拍。在走回造型部的同時,可以看到所有的新人跟造型師都看著我們。可以看到他們的眼神告訴了我,

『你們兩個可以再麻煩一點沒關係,只是雲比較多而已啊!!!』

『你們今天這樣的天氣不要拍,那把我們今天去外拍的人當白癡喔!』

抱著一臉歉意跟自己的造型師跟攝影師說不好意思,不是我們兩個人很麻煩。只是因為自己未來老婆比較想要很棒的光跟藍天,所以可能今天沒辦法去外拍了。這時候造型師跟攝影師都說,

『沒關係,你們的門市小姐晚一點會打給你再約時間。這種心情我們都了解...』

那時候的西恩潘很想說,你們能了解我的內心就好。問題是到底要拍成什麼效果才可以啊! 相信在現場的每一個人似乎都看的出我的無奈跟心境。

『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啊! 如同我來到這間婚紗店的第一天所講的。如果要讓我未來老婆拍到她很爽,即使叫我耍猴戲,唱兒歌都在所不辭。不要問我我有什麼不願意嘗試的,請跟我說有什麼東西是從來沒有任何人嘗試過的...』

或許很多人會感覺就拍個婚紗照而已,需要拼那麼大嗎! 可是如果拍婚紗照只是讓女人爽而已,相信西恩潘的配合度應該是很少見到的。

就這樣把所有的行李收一收,也收起我們今天拍照的心情,兩個人又準備踏上回公司上班之路...

未完待續...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