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8日

從男人的角度看結婚,婚紗這檔事 (中六)

俗話說的好,一波三折。也許我又再度亂烙成語。可是不爭的事實就是要去外拍,搞了第三次來這間婚紗公司準備外拍才出的了門。話說回上個禮拜四外拍不成功之後,下午門市小姐打電話來跟西恩潘聯絡,

『潘先生,聽說你們今天天氣不好所以沒出去外拍。』門市小姐客氣的說著

『因為攝影師說拍不出來我老婆要的感覺,所以就沒出去拍囉。』

『沒關係,那我幫你們拍到下個禮拜二不知道可以嗎?』

『ok, 沒關係。那就下個禮拜二吧。』

老實說講到這裡已經非常不想要再去重拍,但是基於未來老婆天天在哪裡不開心,西恩潘硬著頭皮也必須要跟著去。

其實西恩潘不是一個很愛看天氣預報的人,連自己那麼愛打高爾夫都不常注意氣象。可是這一次西恩潘可是卯起來認真盯著衛星圖在哪裡研究著。什麼高氣壓,低氣壓,可能形成的颱風,午後雷陣雨之類的。很多時候我真的很想要問自己,到底我是要去外拍婚紗,還是要去考氣象研究員。不是就出去拍個婚紗嗎? 可是因為未來老婆要的就是藍天白雲,所以不認真的研究著下個禮拜二的天氣還真的不行啊!
在拜天拜地的三天過去後,禮拜二來了。如同往常一樣起了個大早。望出去一片藍天白雲,看起來今天就是個好的拍照日子啊。終於鬆了一口氣,問了自己未來老婆,

『這樣的天氣可以嗎?』


看著她滿意的笑容,似乎今天將會有一個好的開始。

坐在造型師的椅子上,熟悉著被上妝做造型。因為今天只要去負責外拍,所以需要跑的行程還不少。現在的計畫是,早上去汐止夢湖,下午到淡水,傍晚到沙崙去拍夕陽。好險最後限制到這些行程,不然原本未來老婆還想要再弄個烏來瀑布進去。似乎完全沒有把中間的路程考慮進去。

在做完造型不久後,跟著攝影助理把東西都放在車上,一車五個人,西恩潘,未來老婆,造型師,攝影師,攝影助理就這樣浩浩蕩蕩往汐止出發了。

還記得剛到夢湖的時候,天氣已經十分炎熱了。才坐在盪鞦韆不久,未來老婆就偷偷跟我說

『西恩潘,我真的是個討厭鬼。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還想要重拍...』

圍著夢湖拍了一圈後,只有一句話,那就是熱啊!

可能是因為台北今天天氣特別熱,所以在這山裡的湖邊感覺到特別熱。再拍了快兩個小時以後,相信每個人都想要趕快離開這個地方。有趣的是,在這裡還看到某大師正在幫一對新人操刀拍照。西恩潘只聽到,

『妳臀部不是這樣擺,你的手肘,你的頭!!!』

只能說這位大師為了有完美的角度,未免也太累了吧。我馬上轉頭跟未來老婆說,

『如果我們的攝影師對我們這樣,我大概會馬上翻臉吧。』

只看到那對新人,默默的一句話也敢說照著那位大師指示照做著。妳們保重啊,可能我天生就是沒有被大師拍的命吧。烙句潘爸跟我講的話,

『我是拍照比賽出身的,這些攝影師是拍照比賽出身的嗎? 』



在離開汐止後,場景轉移到了淡水。因為上一次幾乎跑片了淡水,所以老實說對這裡大部份的景色都還算熟的。攝影師以為我們有地方沒來過,卻發現幾乎我們都來過。也因為這樣只好想辦法再創造一點不一樣的景色跟效果,才會跟上一次有不一樣的構圖照片。

在不知道笑了多少次,拍了多少張照片以後,才發現上一次拍照真的很輕鬆的。還記得西恩潘說過嗎,上一次拍完感覺好像很簡單。怎麼沒有拍到爽為止。可是這次拍到一半,就已經想要回家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攝影師很怕跟上一個攝影師一樣被打槍,所以幾乎把我們兩個給操死。

還記得拍到最後一個夕陽的時候,當攝影師說,

『好,就這樣。拍完了。』

還記得我看了未來老婆一眼,鬆了一口氣。因為我看她也快撐不下去了。提著疲憊的身體就這樣回家囉!!!

在跟門市小姐約好了挑片的日子,似乎對於這個重拍外拍也感覺告一段落了。


過了幾天,重拍挑片的日子終於來臨了。對於這一次的挑片,西恩潘完全沒有任何意見也不想要表達任何意見。因為畢竟不是我所想要重拍,也沒有任何立場來表達。

還記得攝影助理跟著我們挑片的時候說著,

『你們上一次是為什麼要重拍啊?』

老實說,我倒是到今天還答不出來。可是問這是否也已經太遲了吧。再慢慢看著照片的同時,我一語不發。可是未來老婆卻在三不五時跟我說,

『你來挑嗎! 都讓你決定就好。』

現在是怎樣,不是說好重拍都是妳要的,怎麼現在都要我來決定。這一切也太妙了吧!!!

在看了兩百七十多張照片以後,發現了一件事情,老實說重拍的沒有多好的效果啊。因為未來老婆要負責,所以我也不想講太多。只看到她把兩百七十多張照片刪到一百多張照片。天啊,我們不可能要買那麼多張照片吧。

事後發現,果然跟西恩潘一開始猜的一樣。她只是不好意思刪照片,只好叫我來當黑臉。還記得西恩潘在五分鐘以內從一百多張刪成二十七張的時候,攝影助理這時候開口了

『你是喜歡什麼樣風格的照片啊。』對我說著

『他刪那麼快,妳都沒意見嗎!』對我未來老婆說著

等到他回神過來的時候,照片都被我砍光了。那時候我點了一下,還感覺自己怎麼才刪到剩下二十七張。原本計畫是要刪到不到二十張說。想不到我內心還是給了大家很大的面子。如果不是我肚子很餓跟頭很暈,相信我一定可以當個很好的黑臉的。

這時候我開口問了,

『現在都八點多了,可不可以讓我們出去吃個晚餐,或是過兩天再回來挑。』

『你今天不挑出來,可能會趕不及你的婚期喔。』攝影助理跟我說著

內心突然納悶著,一開始不是才說時間很足夠。所以一切慢慢來都還來的及。怎麼變成今天如果不確定那就會來不及了。想也知道這就是業務手法,畢竟西恩潘也當過業務。一個人當下通常都不會理智,可是在回家思考一下後就很有可能會被打槍。其實西恩潘不是想要回家理智,而是肚子真的很餓,也很累,深怕一下講到不爽到時候跟人大小聲總是很不好意思。

就這樣被關在地下室的小攝影棚裡面,也沒給我們水或是茶,看著攝影助理在哪裡排版著。或許是外頭天氣很熱,不知道為什麼冷氣要開的那麼的冷。一直弄到九點多西恩潘已經完全不想要說話了,就讓未來老婆去跟他們講吧。那時候的心情,有如二戰般的緊繃。那怕是隨便一句話都有可能一觸及發。

兩次的拍照總共選了45張,等於多挑了15張。在跟門市小姐聯絡過後跟我們說如果多挑20張給我們多一點優惠。也因為這樣所以又再多挑了5張去湊。可是卻在挑相本的時候出現了西恩潘從來沒想過的事情發生了,

『你們的相本,只有一般的我們自己貼的那種喔。如果要那種無接縫的相本還要再加XXXX元。』

我只記得那時候的我吞一大口口水,這樣價位的包套還沒包含無接縫相本喔我內心想著。似乎可以聽到自己內心的蹦蹦聲。剛剛已經花了那麼多錢多挑了,這個還要算那麼多錢,現在是怎樣。

未完待續...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