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1日

搭飛機回溫哥華的狂想曲


「潘先生,今天搭飛機的人不是很多,所以我把你的座位換到前面一點。」華航地勤人員親切的說著。

「好,那就謝謝妳了。」我回覆著她。

低頭喵了一下剛剛才從地勤人員給我的機票,33H,還真的很前面呢。今天的飛機怎麼會哪麼少人呢,現在不是農曆初四嗎。從入關一直到登機門,真的是很冷清。其實應該是滿正常的,因為畢竟過年大部分的人都已經出過去玩了,所以初四應該是很多人回來而非出國去。但是今天機場的氣氛跟這班飛機有著詭異的氣氛。

這時候的我回想到1998年的冬天,西恩潘自己坐在溫哥華機場等著要回去台灣的飛機。不像現在只有華航跟長榮(楓航)的飛機,當時來回溫哥華-台北有加航(Canadian Pacific),華航,長榮跟楓航。(已經不太記得長榮到底已經開始飛了沒有。),幾乎天天都有超過3班飛機來來回回這個航班。哪時候可以感覺到幾乎每台飛機上不是有一堆小留學生,來來回回的空中飛人爸爸,爺爺奶奶準備來加拿大看孫子,或是準備一年四季來加拿大觀光的旅行團。

想到哪時候的台北-溫哥華的航線,跟10年後的我坐在桃園機場等候著飛機真的是五味雜陳啊。稍微認真的看一下週遭的乘客,50%的乘客可能是從印度來轉機去加拿大的。10%看起來像是從越南剩下40%才是從台灣準備去溫哥華。那40%的台灣乘客,看起來絕大部分可能是所謂的留學生或是在加拿大居住的台灣人。來來回回的空中飛人,或是其他的族群看起來好像已經成為過去式了。

「CI032還有15分鐘就準備登機了。」從擴音器撥出的廣播。

坐在冷清的候機室,思考著過去10年溫哥華人口結構的改變。慢慢的發現時間,地點,人情,經濟,真的會改變一個城市。在90年代的溫哥華,好像到處都是台灣人,不管去到哪裡都可以聽到親切的國語。除了原本的香港人以外,看起來最多的亞洲族群應該就是台灣人了。從Burnaby到Richmond,真的可以感覺到這個城市跟台灣好像零時差。台灣有的,溫哥華幾乎也有了。

「現在最後請所有的旅客都一起登機。」

也該準備上飛機了。幾乎是不用排隊,馬上就可以登機。看起來今天這班飛機不是很滿。在經過頭等艙跟商務艙的,可以發現完全沒有一個人。雖然說所有的人都是集中在經濟艙,也不代表整個飛機都是滿的。而我在33靠走道的地方也發現自己是唯一的一位乘客。這應該算是我第一次要有一整排的位置可以躺下來吧。

「Welcome to China Airline,....」機長廣播著今天的行程。

9個多小時就可以到了,真的好快啊。不知道是否因為飛機沒什麼人飛比較快還是本來就是哪麼快。東張西望注意到了想不到大部分的人都有一整排的位置。這架飛機比我想像的還要少人啊。沒想太多就想說先睡一下,很快就要過去了。

「先生,不好意思,請問你要炒麵還是排骨飯。」看起來就是比我小的空姐跟我說著。

排骨飯,我怎麼沒聽過華航有排骨飯,真的沒聽過飛機上有排骨飯。「排骨飯好了。」

在一打開哪個看似簡單但是又很難開的飯盒的時候,就已經後悔了。果然是一個很有創意的排骨飯啊,但是下次應該不會再試試看了。在迷迷糊糊的吃下了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倒頭又睡著了。也不知道為什麼,過去幾年在這來來回回的班機上面,總是可以從頭睡到尾。不像是週遭的朋友,自己倒是很容易就在飛機上睡著。但是因為沒有整排倒下去睡過,所以試著倒下去睡睡看。

等到我醒來的時候,還是被原本哪個看起來菜鳥的空姐把我叫醒。

「先生,不好意思,是炒飯還是炒蛋。」

奇怪,她是不是太緊張了,怎麼好像從頭到尾都只會說這句話,還是我自己想太多了。

再度吃完哪盤怪怪的炒飯,也發現剩下一個多小時就要到了。好快啊,這趟飛機也太快了一點。發現自己好像才從台北的家出發,想不到一下子就已經到溫哥華了。這時候已經可以感覺到大家已經開始在準備。寫入境卡的寫入境卡,把書收起來的收書,從頭睡到尾的人也慢慢起來了。一探頭看出去窗戶,可以看的到哪頂鋒白白的山,應該是北邊的山頂吧。看起來應該是很快就要到降落了。

就在自己還沒準備好的時候,想不到飛機就已經降落了。這次降落的也未免太穩了一點,會不會是因為人真的太少了飛機很好操控。看起來整台飛機不知道有沒有1/3滿。在踏出飛機的那一瞬間,那個屬於溫哥華才有的空氣,那種乾淨又帶著一點點海的味道的空氣又聞到了。每次一聞到那個熟悉的味道都清楚,

我,又回到溫哥華了。

(圖片來源: vancouver-canada.ca)

(註)
其實剛剛才下飛機,但是想說好像今年還沒在加拿大寫過自己的部落格所以選擇寫了這一篇比較輕鬆一點的寫作。其實寫完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這篇跟西恩潘過去嘗試寫的都不太一樣。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心境也不太一樣。

但是還是要跟剛剛來機場載西恩潘的小秘書說聲抱歉。因為西恩潘幾乎是第五個下飛機的人,照理說應該很快。但是西恩潘在等行李的時候等半天,自己真的以為行李掉了。因為所有從台北上飛機的人都走光光了,剩下西恩潘跟一堆從印度轉機的人在哪裡等飛機。就在西恩潘感覺自己運氣不可能那麼背的時候,這時候有個帶廣東腔的地勤小妹妹跑來跟我講,

「先生,哪的名字是什麼?」帶著一口廣東國語的她講著。

這時候的我都已經心情很不好還問我什麼名字。「西恩潘」我心不甘情不願的回答著她。

「先生,哪的行李我們早就拉出來了。就放在前面哪裡。因為哪貼Fragile所以會被提早拉到前面啦。」

其實哪時候的我很想要飆髒話,等了40分鐘妳才跟我講。這時候才發現原來我在桃園機場貼的標籤是Fragile而非Heavy所以先被拉出來了。

西恩潘的白目行為再度發生,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能說飛機搭過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但是每次都還像是個菜鳥一樣。白痴到不行。

在離開台灣以前的最後一餐選擇到王品集團下的原燒吃飯,雖然不是第一次來吃,但是整個家庭聚餐的感覺就是不一樣。

廢話少說了,還是看照片先。



原燒
地址 : 台北市仁愛路四段 383 號 B1
電話 : 02-2775-5783

下次如果有聚餐或是慶祝,不如去原燒去試試看。整個王品集團真的是很用心去做每一間餐廳呢。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