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恩潘流浪到加州: 第12天 熱情=成功的原動力


Do you want to spend the rest of your life selling sugared water or do you want a chance to change the world?

Steve Jobs 1983

如果說聽到這句話你不會有任何感覺的話,不會有此有所興奮,那我也不知道該怎樣講下去。而這句話如果大家不知道為什麼蘋果的執行長Steve Jobs為什麼會講出,讓西恩潘快速解釋一下。在1982~83年的時候,當時蘋果才上市不久還在找新的管理者。而對於Jobs來講,如果可以找到一個很會行銷的人來管理這麼一間那麼酷的公司的話一定會是相當棒的事情。也就是因為這樣,他找到了當時百事可樂的執行長John Sculley。要如何說服對方放棄一個已經是相當成功的公司的工作,來蘋果電腦,當時才創業不到幾年,剛剛上市。(如果你用現在的角度去看蘋果你絕對想不出來,但是如果想一想25年前連電腦都還沒有的時代。)

過去西恩潘到處去不同的地方談過創業,但是似乎在矽谷這個地方對於創業有一種不同樣的想法。對於創業來講很多時後我們想到的是創立一個新的公司,一個新的事業。而對於矽谷的創業家或是在這裡工作的人來講,很多人想到的卻是,

「我到底要做什麼樣的事業可以改變世界。」

當西恩潘第一次聽到這樣的想法的時候大概是兩年前,已經不記得是在哪個場合了。只是對於創業的想法是因為想要作某些事情改變世界,真的是沒有辦法思考。對於每個人想要創造自己的事業的人,很少聽到有人想要做出一個可以改變世界的行業。有誰的所謂的剛開始的企業理念是想要改變人過去的生活態度。即使真的有這樣的想法的人,在亞洲也會被大家喊不要做白日夢了。

如果真的有這樣的理念的話,熱情是絕對不能少的。過去西恩潘曾經談過這件事,而今天為什麼會再度寫出這樣的主題是因為昨天下午去跟其他的人聊到工作跟創業的事情,

「發現你似乎缺少了哪鼓熱情,對於你真正想要做的產業根本不是太確定。」

「如果你真的對於你想要做的東西有哪個熱情,那你絕對會成功的。」

對方突然跟我講了幾句這樣的話,雖然自己知道這些是重點。但是從來沒想過會被人講這樣的話。在開車回家的路上,突然認真的思考了到底問題出現在哪個地方。剛好晚上跟自己的同學約好吃飯,所以也跟他聊了一下這點問題。過去西恩潘自己感覺熱情就是讓自己可以堅持下去的哪點,既然被人點出自己缺乏熱情。想了很久,如果自己缺少熱情,那幾乎什麼都沒有了。因為自己不是哪種只想要做個工作的人,很不太喜歡對自己的工作說,

「喔,那只是一份工作!!」

每個人對於自己的工作或是人生都有不一樣的選擇,而對於自己熱情的事情也不一樣。有些人想要好好的去世界旅行,有些人想要去打高爾夫球而有些人想要好好的去做一筆大事業。如果沒有熱情,那人生似乎有沒有太多目標了。想到這裡就想要問大家一個問題,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做過。

你一生想要什麼? What do you want in life?

相信每個人都會有不一樣的答案,

很棒的工作
一個事業
財務獨立
豪宅跟大車子

或是其他類似答案。如果大家認真的好好的思考一下這個問題,才會發現這真的是一個很簡單,但是又很複雜的問題。不是說西恩潘突然變的很哲學,而是發現真的被問之後才真的想了一下。很多人跟西恩潘提到,有些東西不是很重要,所以沒有必要自己去爭取。這就是有趣的地方,到底該怎樣去尋找自己的熱情。

即使了解熱情是成功的原動力,也不太確定到底可不可以找到自己的熱情。對於哪個人跟西恩潘講的話,讓我好好的思考該去重新尋找自己的熱情。寫到這裡還真的不太確定自己到底要講什麼東西,只能說不管未來你想要做什麼事情,先確認好自己的方向從哪裡開始,相信會簡單很多。越來越發現如果能夠提早確認自己的方向的人,或是熱情的人,真的會比較棒。定了方向一切就簡單多了。

最後的結論就是跟過去的同事聊到,現在的西恩潘有一個重生的機會。想要走入什麼樣的產業都會機會。因為讀書後又有再來一次的機會,還記得上禮拜他語重心長的跟我提到,

「其實有時候還蠻羨慕你現在的狀況,因為還是單身而且又再度碩士畢業。」他接著說「對於已經結婚跟有小孩的我,想要換也不能換的哪麼容易。加上過去的經驗,幾乎都已經走不開了。」

突然有一點震撼,也許是因為他已經40多歲,或是工作也算馬馬虎虎的成功。但是對於事業的熱情,也許已經沒有辦法像是過去10年前哪樣,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就是在聽過他講的這幾句話讓我感觸很深的思考一下。不是每個人在一生內都有這樣的機會,重新選擇自己想要做什麼。如果有哪個機會應該要好好的把喔。

改天西恩潘想要寫一下外國人跟東方人對於這方面的想法真的不太一樣。過去我們的父母親教導我們的哪一套,也許也需要改變的。但是哪又是下一次的主題。

(註)
一整個不知道今天想要寫什麼東西。真的搞不懂。如果你感覺你也讀不懂到底寫了什麼東西。或是西恩潘到底想要講什麼東西。沒關係,因為連我自己都不太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