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9日

西恩潘的MBA回憶錄 第八章: 唇槍舌戰

當我三個禮拜前正是開始提筆寫這本回憶錄的時後,我從來沒有想過會寫到哪麼多篇。但是當我寫到第八章的時候才慢慢的發現原來我已經寫了那麼多篇很難忘的回憶。有時候還在哪裡思考到底寫的好不好,大家有沒有在讀我寫的文章。寫到最後我已經發現,想那麼多幹嘛,先寫了再說。

「你以為你是誰啊...!!!」

有時候最好的學習也許是從爭吵中討論出不一樣的火花,當然啦想是MBA這樣的課程更應該需要從不一樣的辯論產生出最好的答案。很多人認為西恩潘就是特別愛辯論, 或是特別愛爭吵. 其實不是這樣的, 只是感覺如果有自己的想法而不敢提出來分享, 那不就是沒辦法讓大家互相學習嗎. 就是有這樣的理念, 所以在過去的一年半的課程裡, 幾乎每個教授多少都有跟我互相切磋過. 不管是從一開始教供應練的湯姆, 或是到最後家族企業管理的大衛. 但是最讓我有很難忘的回憶的肯定是教「品牌管理」的提姆.

場景是在品牌管理的第三堂課, 提姆在第二堂課的時候叫我們回去讀個麥當勞想要進軍旅館業的想法應該怎麼決定. 而且要提案來在教室說明. 老實說, 這個案例還蠻有意思的, 因為對於速食業而言, 如何利用自己的品牌來增加收入真的是一個很重要的事情.

正當提姆上課上到一半, 突然提到想要找兩個同學上台自己提提看自己的想法. 我跟我隔壁祕魯好兄弟卡洛斯當然當人不讓的舉手說我們兩個都想要試試看. 提姆也對我們兩個人的勇氣感到佩服, 因為整堂客坐滿滿45人只有我們兩個人敢自己舉手拼命.

在短短的幾分鐘內我已經在黑板上寫好了我的提案, 麥當勞應該在哪裡設新旅館, 那些目標客源, 價格應該在哪裡跟未來方向是怎樣. 當我解說到一半的時候, 珍妮同學突然提出,

「西恩潘, 我不認為商業旅客會想要住在麥當勞的旅館...!!!」她尖銳的說著.

「我從來沒說我是主打商業旅客, 我只是提出90%會是家庭旅客但是一定會有10%的商業旅客想要因為便宜乾淨而走入麥當勞的旅館.」我輕鬆的回答著, 因為早就知道會有人這樣想.

「但是為什麼會有人商業旅行要去家庭式旅館.」

「因為不是每間公司都可以讓他的員工去住一晚USD200的旅館, 妳要了解我們這個旅館打的就是中低族群像是去麥當勞用餐的人一樣.」

當我們正在相對的辯論著的時候, 提姆突然跳出來講話了. 咦, 他不是說他要保持中立而不打擾大家的辯論嗎, 怎麼現在突然要站出來講話.

"Sean, please answer her questions..."提姆不耐煩的說著.

"I am answering her questions."我抗議的說著.

"I just don't buy what you are selling here..."提姆憤怒的說著.

這時我看到他的臉都已經紅了, 我還在哪裡輕鬆的說著我自己的想法. 等一下, 他不是說他是保持中立嗎. 怎麼也開始評論我的講法, 奇怪我是得罪到誰了. 難道他發現我是個業務講話太囂張了嗎, 還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只是解釋著我對於麥當勞該怎樣進軍旅館業的方式發表我自己的看法. 他怎麼突然哪麼激動.

"You still have not convince me of your proposal. I am sorry, but I just don't think that is going to work."

已經可以從提姆的眼神看出他很想找我出去談一談, 切磋切磋, 比劃比劃. 到這個時候我還不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就是提案大家來討論嗎, 需要弄到哪麼激動. 到現在這個時候所有的同學已經傻眼了, 因為沒有想到這個提姆可以搞到哪麼凶悍. 一直到最後他叫我回座的時候都已經連紅脖子粗了. 其實到最後他冷靜後有稍微跟我講, 可能只是一時太過頭了所以才會這樣.

但是我跟提姆的對嗆, 當然不止於這次. 當我們的課程接近尾聲的時候, 提到了一個萬寶路(Marlboro)的案例. 在90年代的時候因為低階香菸開始起來, 萬寶路的市場開始受到衝擊. 也因為這樣導致Philip Morris(萬寶路的母公司)的執行長在90年代的時候宣布減價25%來搶慢慢失去的市場. 也因為這樣進行課堂討論, 一直到最後一定要做個決定, 所以提姆希望有不同樣的人來推不一樣的意見.

"I think Marlboro should only lower their prices for one month."宣小姐先提出.

"I think Marlboro should test the market for at least several quarters before making further strategic or marketing decision on the future of this brand."我接著提出.

"You are going to lose profit from this promotion."她接著說著.

"Yeah, if Marlboro is the clear market leader which the brand clearly have shown, the move will help marketers to observe how the market will react."

辯論到一半, 宣小姐還沒說話提姆又跳出來要跟我嗆了. 我心裡想著, "Here we go again."

"Sean, how are you going to justify the lost in profit from this price cut?" 提姆激動的說著.

"This is simply a preemptive marketing move that Marlboro has taken on low end tobacco market. I rather take some losses in profit first before it is too late to react." 我再度回應他的說法.

"You still have not convince me of anything..."提姆快要抓狂的跟我講著.

老實說我現在很想跟他講一句, 「你叫我當場怎樣拿資料跟你解釋, 你逼問我很容易, 但是也要給我機會回駁吧.」.

當然啦, 最後兩個人嗆來嗆去15分鐘也不了了之的結束. 最後萬寶路公司真的降價了快要一年才把價格慢慢的調回去. 雖然少了不少的利潤, 但是也學到了也許低價菸草就是有它的市場, 而萬寶路的市場跟這是不能一提倂論.

如果你當時是在哪個現場, 你絕對會傻眼. 因為這個提姆是跟其他的教授不太一樣, 年輕人看起來壯壯的. 而且也是那種髒話隨時會出來的那種教授. 老實說我還蠻欣賞他因為感覺很真實, 跟我自己的個性差不多. 但是好險我們辯論都是在教室裡, 如果在辦公室我看他會找我去廁所解決的哪種.
其實很多同學在下課的時候都會問我怎麼每次都不怕跟提姆辯論, 如果他們可能不會這樣做. 如同我以前解釋過了, 只有互相的辯論才能夠提升自己的想法. 我敢舉手講我就沒在怕的. 怕了幹嘛還要舉手提自己的看法.

最後品牌管理的這堂課我的Participation當然是滿分, 但是分數怎樣, 只能說提姆可能心不甘情不願的給我個A. 我知道他可能千百個不願意, 因為我每次從他看我的眼神似乎都可以看到他想跟我說,

「你以為你是誰啊...」

註:
很多人認為被人唸或是罵或是嗆其實很不舒服. 我相信沒有人喜歡這樣, 但是這是人生的一部分而不能避免的. 唯一能夠改變的就是發生了時候回去檢討一下到底是誰錯了. 如果一輩子避免衝突, 那真的很難成長. 西恩潘也不是叫大家出去拼命跟人辯論或是怎樣, 要辯論也是要有理. 如果沒有理的爭吵哪只是無理取鬧. 希望大家要搞清楚, 要就事論事, 有理的爭辯. 而不是沒理的一直在哪裡亂來一通.

很多人曾經問我為什麼不怕. 西恩潘也曾經想過, 為什麼我在哪個時候都不怕, 可能是過去碰到太多次這樣的情況所以也麻木了. 還記得幾天前跟我以前的同事吃飯他提起,

「西恩潘, 你還記得你到美國跟客戶拍桌子的那件事情嗎.」東尼跟我提到.

他還說我拍的很用力當時大家都嚇到了. 奇怪我怎麼完全都不記得這件事情, 一定是時差的問題而且我咖啡喝太多了所以根本不記得. 如果有的話我先跟哪個客戶說對不起, 因為拍桌子戲劇效果太大了. 下次改罵兩句就收工了.

會講到這裡不是我膽子比較大, 或是我比較有種. 只是想要提的就是如果你有理真的不用怕跟誰辯論. 因為本來就是就事論事, 又不是說我要佔人家的便宜.

4 意見:

国宝 提到...

正巧国宝也可能是一个经常有不同意见的异类,有时候稍微不控制就会跟别人开火。
我相信通过激烈开放的交流可以产生新的火花。不过有时候回想一下,其实有些没头脑不开化人是不值得我跟他讨论的,而且把大家关系搞疆了也不是好事。
但同时在现实中也很需要找出一些可以跟你开火的人。西恩早已经给我Mark了一个Tag:对此人说话无需保留。

西恩潘 提到...

對啊, 如果大家天天都同意一樣的事情. 沒人願意去把關. 很多決定或是想法很容易出錯.

國寶, 如同我之前說過的. 大家不同意我的想法沒關係, 但是不要做不必要的人身攻擊就好.

KuenWei 提到...

其實我覺得不同意見是好的,可是就我目前上的課來說,很多人提出的意見都不具有任何的sense,都已經讀到大四了感覺連一點common sense都沒有,實在讓人無奈,而且還很多人會用奇怪的理論透用在不同的問題上,聽了都讓人有點無奈。

其實我覺得講成辯論有點太恐怖了,但是討論真的可以激勵很多思考,我也是個喜歡討論的人。

西恩潘 提到...

我知道你的意思. 因為有時候聽到有人的發言你會感覺到他怎麼可能是跟我同班.

但是還是要尊重每個人的發言權. 辯論只是一個名詞, 不管怎樣討論或是辯論都是可行的.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