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8日

愛情,緣份還是巧遇 (IV)

「那麼晚,你不會還在工作吧。不然怎麼我才email給你,你就看到了。」

「剛剛才開完會,剛好看到妳的email,想說先跟你約好。」

雖然很想繼續的跟她聊下去,但是知道已經晚了而且也很煩。想聊明天再聊還來的及。

「看起來也已經晚了,我們明天見面的時候再聊吧。」我最後對雅婷說。

「好啊,那你也早一點休息吧。不要工作到太晚了。」雅婷貼心的說。

「See you tomorrow night then!」



掛上了電話,看了一眼手錶。想不到都已經快要11點了。沒有想到已經哪麼晚了,回想起剛剛的哪個會議,哪個巨大電子的投資案,一天前我還在台北,現在已經坐在LA的辦公室裡面。到現在一切都感覺好模糊。

「不管哪麼多了,先回家再說吧。」

在半夜的10號公路上,感覺整條路都很空曠。不知道為什麼,今晚的空氣跟往常都不太一樣。在這個春天的夜晚,連自己的心情都異常的的好起來了。也許是因為不用跟大家塞在路上,而是可以小小的飆車一下。也好久沒有操一下這台Porsche 911 Turbo,一不小心就踩上了100Miles/Hr。心理知道很有可能會被公路警察拉下來,但是不知道怎樣,今晚想要好好的放鬆一下。

在熟悉的交流道下來,突然想到打給自己的好兄弟Frank,不知道哪麼晚了他睡了沒有。

「Hello!」一個半夢半醒的聲音從另外一端傳出。

「Hey Frank, it's me Steve. You sleep yet?」

「Bro, it is close to midnight. What the hell is going on man? 你有沒有搞錯啊。」

Frank,算是我認識很久的好兄弟。在大學同學到一起創業成功後現在自己負責天使投資。這樣的革命感情讓我可以什麼商業決定都可以跟他好好的討論。

「有些事情想要跟你討論一下,不知道明天中午有沒有空。老地方見。」

「明天早上再說就好啦,幹嘛哪麼晚還打給我。不會是感情問題吧。打的哪麼急。」

「拜託,都幾歲的人,還哪麼晚打給你講感情問題。你不要開玩笑好不好。」

「Who knows? Same place tomorrow at noon. See you tomorrow!」

「See you tomorrow!」



嗶~嗶~嗶~~

在桌上的黑莓手機又響了,看到外面都天亮了,也不知道現在是幾點了。只知道昨天晚上不知道是時差還是怎樣,一直都睡不好。也不知道是幾點才睡著,只知道躺在客廳一直看電視到一不小心睡著了。

嗶~嗶~嗶~~

看到是Susan打給我,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Morning,Susan。有什麼事嗎?」

「Steve, it is almost 12. 一點都不早了好嗎!」Susan用叮嚀的口吻跟我說著「你今天到底會不會進來啊。」

「ah! It is almost 12. 我看下午才有可能進來。等一下中午跟人有約。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

「John剛剛有打電話過來找你,但是我跟他說你外出晚一點再回call。」

「沒關係,等我下午到辦公室再說吧。」我想了一下「幫我定一下今天晚上的餐廳,兩位,Boa Steakhouse in Santa Monica。電話你應該知道吧。確認後email給我就行了。Thank!」

「好,等一下定好給你。今天晚上要跟誰去哪裡約會去啊?」Susan像個小女孩似的問我「才剛回到就有約會喔。行情真的很好喔。」

「妳就不要問了,趕快去處裡吧。」

有時候我跟Susan的關係比較不太像老闆跟秘書,倒是有一點像是哥哥妹妹。但是這個女生的能力蠻強的,所以未來應該是一個可以培養的人才。也不是時間來想這件事了,午餐跟Frank還有約呢。



「Frank, sorry that I am late. The lunch is on me.」我不好意思的跟Frank說著。

「拜託,這餐哪麼小還算你的。也不請吃大餐還是什麼的。」

這間位於Monterery Park的餐廳充滿了回憶,當我跟Frank還是窮學生的時候沒事就會跑來這裡吃飯。一對台灣老夫婦開的。都不知道已經多久了,但是因為很隱密,而且很少外國人會來,所以通常我們兩個都會選在這裡聚餐,順便敘敘舊。

「不要這樣說啦。」

在跟老闆快速點了兩碗牛肉麵跟一點小菜後,等老闆走了,

「不浪費時間,我直接切入重點吧。」我認真的說著「還記得上次我跟你提過的哪個在台北的投資案嗎?」

「你是說哪間做無線設備的製造商,需要資金注入才能夠繼續營運下去的哪間嗎?」Frank突然比較小聲的跟我講「我還記得啊,但是你確定要在這裡討論。到處都是台灣人喔。」

「沒關係,因該是沒什麼問題。但是我想我們應該是不會投資了。昨天我的合夥人已經跟我攤牌了。」看到Frank小聲起來,我自己都小聲起來了「還記得我跟你講過的問題嗎,台灣的銀行不讓外國投資基金過度舉債,導致我們這端需要拿出更多的資金。使得我們未來的投資報酬率相對的低。」

「但是應該不太可能因為這個問題就不投資了吧,其它的合夥人還有什麼顧慮嗎。」

「另外一個顧慮就是,以台灣現有的市場,這種投資要出場很難。下市後上市的模式在台北還不是很流行。至於賣給其他的大廠,看起來也不是很流通。加上我們的合夥人對於台灣的市場也不是特別熟,如果沒有我的介入,我想不可能會到台灣投資的。」

「如果說兩三年後,重整沒有成功,搞不好整個基金都會倒掉。這就是其它合夥人最大的顧慮。因為沒有辦法用很高的Leverage。搞不太定台灣的政府跟金融機構。」

「那你現在的選擇是什麼呢?」Frank顧慮的說著。

「放棄或是離開...」

「我想也是,」Frank看望著桌上的小菜,喝了一口可樂「你自己對這個投資案有多少信心。」

「老實說,雖然自己也研究了六個月以上,但是畢竟台灣這個市場還不是很熟悉。不知道所謂的高科技LBO模式可行嗎?」我嘆了一口氣「如果叫我自己投資這個案子,應該也沒辦法募到哪麼多資金。沒資金沒辦法入場啊。」

「那答案不就是很明白了,不要去想太多了吧。做這個行業本來會碰到這樣的事情。投資案來來去去,但是自己要守住自己的本分啊。」

「我再好好的想一想。」

未完待續...

(註)
昨天已經寫好的文章,但是因為懶的發。所以一直到今天早上才決定要發佈。自己寫到最後自己都有一點卡在這個劇情裡面了。慢慢的發現到底是現實生活還是虛幻,也許寫小說就是這樣吧。不管怎樣希望大家喜歡。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