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30日

敬業,只是最基本的要求


今天會寫這篇文章完完全全是上個週末在台北的是後碰到兩件似乎不太可思意的事情,與其說我傻眼,還不如說很失望。為什麼會這樣說呢,讓我好好的來解釋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會讓西恩潘想要寫篇文章來說明。

還記得是上個禮拜天,在新光三越吃完飯後開始到處閒逛。天氣似乎不是很好,所以在逛完101後就躲到紐約紐約裡面避雨。可能是好奇,或是根本吃飽沒事幹,看到外面有放台Renault F1的賽車,不管外頭下著大雨就跑出去看了。後來發現原來不只展示F1賽車外,還有展示最新的Renault Megane TDCi柴油版。想說反正沒事幹,不如去看看這台柴油版的Renault是怎麼樣的。當然啦,因為不只是展示而已,還有銷售人員在旁邊跟著。在西恩潘東張西望半天,東坐坐西坐坐,沒事把每個門都開過後,隔壁的銷售人員突然開口說話了,

「先生,你有什麼問題嗎?」他這樣對我說

「現在是沒什麼問題,但是問你一下,這台柴油車的馬力多少?」我這樣回他

「這台柴油車的馬力當然沒有汽油車大,因為柴油車的扭力比較大。正確的數字我要回去查資料。」

心裡想著,雖然說你有講跟沒講是一樣的,但是你還是沒回答我的問題啊。我也知道柴油車扭力比較大啊。

「既然扭力比較大,那這台車扭力有多少? 多少磅或是多少牛頓。」

「...這個資料我也要回去查查看喔,現在的資料都發完了。」

老實說聊到這裡我已經對面前這個業務沒什麼信心了,如果這麼基本的問題都答不出來還要當什麼汽車業務西恩潘搞不懂。

「那柴油車的話應該比較省油吧,市區跟公路上可以跑多少呢?」最後這問題如果還回答不出來真的不知道該講什麼。

「...車子前面有貼數據,過去看看就知道。」哪這樣跟我說著。

為了確認這個所謂的業務員不是一般的工讀生,再他要我留下自己的資料的時候,西恩潘選擇跟他要名片。在跟他確認兩次那是他的名片後,他真的是雷諾的業務而非工讀生。

寫到這裡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出什麼問題,如果有的話,那恭喜你/妳。如果沒有的話,那就繼續讀讀看以下的故事。

這個禮拜一跟過去的大學朋友約出來吃飯,因為知道我非常喜歡吃牛肉麵,所以找我去一間為在國父紀念館附近的牛肉麵店。不要以為這是一般的牛肉麵店,一碗可要賣200塊錢呢。而且每碗麵還可以升級成為套餐變成有餐後甜點。西恩潘在這裡不會點出是哪一間店,所以也不要來問我。故事是這樣開始的。

這間店大概有超過15張桌子,可能是禮拜一的關係,大概坐滿五桌,所以整個餐廳還算是空曠的。我們一共有六個人。原本來點餐的服務生就已經有一點晃神,所以老實說整個點餐過程是很戰戰兢兢的。

其實牛肉麵嗎,本來就是很快的東西,所以陸陸續續的就上來了。如果認識西恩潘的人就知道,我都會自動讓給其他的人先吃。所以這次也是一樣的照樣讓給自己的朋友先吃。等到五碗都到齊了,大家就開始動手吃了。(大家注意到了嗎,總共有六個人但是只來了五碗。) 西恩潘也沒想太多,想說可能煮麵的鍋不夠大所以只夠同時煮五碗。先等等一下在說吧,反正應該不會太久。只是哈拉吃著小菜的同時,突然發現越來越不對。大家都已經吃到一半了,怎麼都還沒有來。小菜都已經快要被克掉了。這時候的西恩潘真的受不了要問了,

「不好意思喔,我們叫了六碗怎麼才來了五碗。可不可以幫我看一下。」

只看到服務生匆匆忙忙的跑去看一下剛剛寫的單子,可能發現出錯了。跑來問我,

「先生先生,不好意思喔。你是剛剛才加入的嗎。現在要加點嗎?」

老實說現在西恩潘本身已經有一點感覺到不可思意,我是第二個到的人,而且我們坐在這個位置已經超過30分鐘以上了。還剛剛加入的勒。這會不會有一點誇張。

「剛剛都確認好要點六碗了,怎麼可能只有點到五碗。還跟剛剛哪個服務生講了兩次確認。」(原本點菜的那個服務生不敢過來跟我們講話,可能知道自己出錯了。)

今天西恩潘根本不想要當奧客,只是想要單純的吃一碗牛肉麵。後來也沒講什麼就叫對方趕快出給我就好了。其他的我也不想要計較。雖然店經理趕快招待了一盤小菜,只是心情都已經差了吃起來也不是特別爽。

寫到這裡很多人可能會發現,其實這兩件事情沒什麼大不了的,西恩潘在哪裡小題大作什麼啊。今天會想要寫出這兩個小故事的原因其實就只有一點,那就是想要提出不管是在哪個崗位,其實敬業只是最基本的要求。拿第一個故事的年輕業務銷售員來講好了,可能才大學剛畢業,第一份工作。看起來是很生疏,也搞不太清楚狀況。連在旁邊的朋友都說似乎西恩潘對他太過於苛求。可能是因為業務這方面西恩潘還算是熟,如果要賣一種產品連最基本的細節都不知道,那還要當什麼業務。這真的就是西恩潘本身不太懂的。

很多人可能會說對方也許不懂車啊,或是才剛開始賣車啊。只是對於西恩潘來講,一個業務如果最基本的問題都沒辦法回答的話,那跟一個路人有什麼差異。一個好的業務就是要有辦法幫顧客介紹產品,更好的業務就是可以幫顧客想到這個產品有什麼優點可以幫到他,有什麼缺點他需要注意的,讓他可以好好的作決定。如果只是一個一問三不知,只想要叫人留下資料,那顧客不如上網找資料比較快,還需要你。如果你想要買東西,而對方對於產品完全不了解,你會有信心跟對方買嗎? 這是一個很殘酷的問題,只是每個人都需要去思考。

而第二個故事有關哪個服務生呢,這個就是邏輯的問題了。一開始還問了他有沒有寫清楚六碗麵,他原本說知道了。只是當時看到他一臉迷惑的樣子就應該知道會出問題,只是想他自己都說知道了還能夠怎樣。如果他看到一共有六個人來,然後他只寫了五碗麵,難道自己用邏輯不會想到問第六個人怎麼沒點嗎。已很正常的想法應該會問第六個人難道不要吃什麼嗎? 對於一個服務生來講這樣應該是很基本的態度吧? (大家要了解這不是一般的牛肉麵店,比較像是西式咖啡廳有賣牛肉麵) 特別是整個餐廳不是很忙的狀態下,三個外場人員應付五桌應該不難吧。

其實寫到這裡西恩潘本身也開始有一點失意了,難道是現在這就是大家對於工作的態度。寫這篇文章不是想要說教,或是西恩潘講的比較對。而是想要提出一個社會現象,大多數的人都認為自己的老闆總是不識才,卻沒有看到也許自己要先證明自己才行。只是覺得如果你把自己的工作只當成一個工作,沒有一種要作一件事就要有那個樣子的感覺,真的是很難有說服力。還記得在19歲那年跑去電子賣場打工的時候店長問我的一句話,

「西恩潘,你認為敬業的定義是什麼?」

從哪時候開始就認真的思考到底敬業的定義是什麼,如何才做得到所謂的敬業。後來才領悟出來所謂的敬業就是把該做該負責的事情作到最完美的階段才叫做敬業,絕非馬馬虎虎的。也許是西恩潘自己想太多了吧,或許自己小題大作,只是對於我個人而言,

敬業,只是最基本的要求


(圖片來源: 最後一天中午跑去昆陽站附近的昆陽牛肉麵吃飯。感覺還不賴喔,因為牛肉麼感覺特別新鮮所以來跟大家分享一下。上網找一下昆陽牛肉麵就知道了。)

(註)
因為超級時差所以連寫了兩篇文章,老實說老了問題也開始多了。以前想睡就睡,想忍就忍。現在真的是超誇張的。要睡的時候睡不著,不能睡的時候一下子就睡著了。慢慢開始感覺到潘爸以前跟西恩潘提到的狀況了。不要以為自己有多行,年紀到了真的沒辦法趕場了。

4 意見:

Grady 提到...

第二個工讀生的例子還可以接受,一般工讀生的心態大部份是領時薪而已。很難有所謂的敬業精神。

第一個賣車的業務就很誇張了。就像如果到光華商場買電腦,賣的人每樣都說要查數據,那真的要關店了。

不知道那個業務年紀有多大?

Cadence 提到...

很不可思議吧?!
希望這不要是常態才好
您能想像坐在銀行櫃檯的行員
也有一問三不太知的壯況嗎?

西恩潘 提到...

Grady,那個業務可能了不起25歲上下。不管是年輕人也好,只是最基本的東西如果沒辦法回答的話真的連最基本都做不到。

西恩潘 提到...

Cadence,我不知道這是否是常態。只是成功絕對需要下工夫的,雖然說運氣也很重要。只是自己沒有絕對的努力,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也沒有用。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