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0日

從男人的角度看結婚,婚紗這檔事 (中七)

說起來真的很難相信,可是沒想到這間號稱中山北路頂級婚紗店竟然是用手工貼本的相本。這時候的我已經講不太話來了,

『妳自己決定妳想要怎樣的相本。我現在已經完全沒差了。』

這時候的西恩潘,兩眼昏花,口乾舌燥,只想要趕快把這結束。劈頭就問攝影助理,

『門市小姐在哪裡,我們趕快去找她結帳吧。』
如果你可以想像的到,兩個人被放在地下室的攝影棚超過兩個小時,沒吃晚餐也沒喝水,表情能夠好到什麼地步。就在我一直使眼神給未來老婆讓他知道我大概快要發飆的時候,這一切終於結束了。


她做出來選擇,要無接縫的相本。

不能說謝天謝地,可是至少這一切終於結束了。稍微簡單的談一下改怎樣修片,疤啊,細紋,其它有的沒有的修一修。可是我不斷的堅持不要修太多,畢竟弄出來不像自己沒用啊。至於封面,放大照片,跟謝卡要用那些照片改天再說吧。如果要我真的說出實話,重拍這個經驗對我而言有如一場沒經歷過的冒險。

在走回一樓的同時,看著不同的新人在哪裡洽談著自己的包套,也讓我好好的回想起四個月前的我。傻傻的坐在哪沙發上,不發一語的讓未來老婆講著自己想要的東西。老實說,那時候我只說了一句,

『妳爽就好了!』

可是卻沒想到這一切的經驗也許不是她所期待的。這也再度證明了西恩潘的理論,別人覺得好不代表自己會覺得好。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主觀感覺。相信每個人都會有這樣的經驗,去了一間大家稱奇的餐廳,可是卻沒有享受到該有的經驗。可是餐廳是一樣的,食物是一樣的,但是去的顧客卻不是一樣的。每個人都有自己所喜歡的地方,也有自己不喜歡的地方。

回歸到婚紗,牌子固然可以滿足一個女人的虛榮心。這西恩潘從來不否認,可是在那品牌後面代表了什麼?

這時候應該很多女人結婚或是未婚的女性會跳出來撻伐西恩潘,

『西恩潘,你不懂女人的啦。你以為你要結婚了就比較懂女人了嗎?』

我是不懂女人,畢竟我不是女人。

看到那麼多對新人,每個人目光閃爍的看著一本一本的相本,一件一件婚紗的同時。我看到了這個產業不就是賣一個夢給每個新娘嗎?

走在中山北路看著一間一間的婚紗店,我不僅僅的感覺這個產業的競爭性,也看出為什麼每個新娘都想要拍婚紗。畢竟這種一生一次的經驗,不好好的用力花下去怎麼可以呢。

『辛苦了,你們終於挑完了。滿意嗎?』

『還不錯...』未來老婆說著

其實真的要我比較的話,我倒是比較喜歡第一次拍的感覺。那可能是我自己啦,不代表未來老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第一次總是比較新鮮,比較嫩,所以看起來的感覺不同。(也有可能是因為那時候頭髮太短了感覺像是剛出來的一樣)

在約好下一次來挑結婚禮服的也要來看修片。我們互看了一下對方,知道這一切終於要結束了。雖然有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卻也知道挑婚紗將會是另一個挑戰。對於那個未知數我們兩個都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結果。不管最後的結論會是怎樣,不管最後挑出的是夢幻白紗,或是Vera Wang的簡潔大方,只有一件事西恩潘是可以確定的。不管最後是怎樣,男人對於婚紗跟女人對於婚紗的感覺永遠不會一致。

未完待續...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