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惡意併購Take-Two,巧合還是未卜先知


今天一大早看的這篇新聞的時候,老實說西恩潘差一點大笑三聲(最後只有暗地偷笑幾次),"Electronic Arts offer $2 billion for Take-Two"。不知道讀者還記不記得,在去年12月的時候,西恩潘有拿過一堂Merger & Acquisition的課。雖然哪個教授真的蠻爛的,但是最後一個項目真的是很有意思。哪個教授給大家一個機會,想像你自己是一個上市公司主管,如果要併購另外一間公司,你會併購誰。因為其中一個組員提到我們為什麼選當地公司Electronic Arts(其實EA也不是溫哥華的公司,是矽谷Redwood City的公司),但是西恩潘其實當時想到如果是做EA就已經有幾個不錯的目標。當時的選擇就是三間,Vivendi Games,Take-Two Interactive跟Activision。如果有興趣的人可以回去讀之前的那篇文章,"Activision Blizzard, 只是時間的問題"

那時候在經過多次跟組員的辯論,有些人認為我提到的這三間都不可能會是EA的目標。因為EA已經是全世界最大的遊戲發行公司,從他們的角度來看沒有必要去併購其他的遊戲公司,只要跟這些公司合作就好。在兩年前,西恩潘個人對於遊戲開發這個產業也不是哪麼了解,但是經過多次研究,才發現原來分成兩種公司,開發商(Develpers/Studios)跟發行商(Publishers)。像是EA這種規模的公司已經從純開發商演變成發行商,也就是自我有開發遊戲也有幫其他的開發商行銷發行。當然啦,開發一個遊戲對於一間遊戲公司講起來開銷是很大的,如果可以只做發行跟行銷,相對的風險也比較小。也就是為什麼現在很多大型的發行商,已經慢慢的轉型成為投資/行銷遊戲的公司。對於不錯的小型開發商,這些所謂的EA跟Activision大型遊戲公司就會出手投資來得到未來的發行權。

其實西恩潘當時對於EA的第一選擇就是Take-Two,因為這間公司的Grand Theft Auto遊戲已經成功的打入遊戲市場主流。而且不一樣的地方就是,EA發行的遊戲都是比較家庭跟運動的,但是GTA走的是暴力跟血腥。雖然從形像來講,EA不應該跨入這樣的遊戲。但是不得不否認,當自我市場已經飽和的話,不走這樣的路線是沒有辦法的。當時我提出的原因就是如下,

1. Grand Theft Auto(橫行霸道)遊戲系列

如果大家好好的觀察遊戲市場,其實每一間公司都有自己拿手的幾款遊戲。沒有一間公司可以成功的霸佔所有的遊戲市場。例如EA特別就是自己的運動遊戲,Vivendi Games就是Warcraft,而Take-Two Interactive就是GTA。單單這個遊戲一年可能就可以產出超過Take-Two這間公司超過一半的業績,差不多有上億美金。加上其熱門程度來說,EA就可以利用交叉行銷來提升其銷售量。

加上如果真的要讓EA自行開發,或是投資其他小型的開發商來進入這個市場,會不會成功都是一個問題。用一個簡單的案例就好了,世界上最成功的線上遊戲,World of Warcraft,一年可以有超過10億美金的營業額,代表這個團隊已經成功打出自己的名號。但是其實很多人不了解的就是,從這個團隊已經跳出去三間公司以上,製造線上遊戲,但是相信很多人都沒有聽過。

這代表的是什麼,一個成功的遊戲,已經產生了某種效應,代表即使把團隊挖掉或是跑掉,不代表一定可以做出一個更成功的遊戲。因為遊戲不單單的只是靠美麗的畫面,或是酷炫的3D,劇情其實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基礎。也就是說,要怎樣製造一個全新的劇情,將會是一個遊戲成功與否的地方。這也就是為什麼西恩潘原本認為EA應該要併購Take-Two,搶下一個成功的遊戲系列。

2. Take-Two Interactive的價值

一直到EA提出這個併購案,其實Take-Two Interactive的價值都是被低估的。一年有10億美金的營業額,但是其市值也差不多只有10億美金。因為過去兩年Take-Two都在準備今年四月的新GTA遊戲,代表著其實很多投資都是進入了這個新遊戲的開發,造成輕微的虧損。也就是說,EA的20億美金的offer,也只是2X 營業額。即使用EBITA Multiple,也最多8X,以這種遊戲公司來講算市還可以接受的。

(可以看的出來,最近Take-Two的股價都不怎樣,但是一直到今天這間公司的股價一飛沖天)

如果EA可以趁這個時候進場把Take-Two Interactive吃下來,那也就有可能在新款的GTA出來的時候,高速成長業務。單單只要這個新遊戲可以成長30%的業績,那也就夠讓EA慢慢的把這個併購案合理化。

3. 整體遊戲市場

其實講到整體遊戲市場就是等於講外在環境,如果大家認真的注意其他的遊戲公司,整合已經只是時間的問題。不管是原本提到的Activision Blizzard或是EA可能買下中國的The9,這個市場已經進入了整合的時代。特別是現在遊戲機/PC/線上遊戲的市場已經成熟,所以如果沒有能夠在每個平台通殺的本事,根本沒有競爭的機會。

更可怕的就是,線上遊戲公司在最近幾年的串起,韓國的NCSoft中國的上海盛大,這些都是會讓北美跟歐洲的傳統遊戲公司害怕的幾間後起之秀。(台灣的遊戲公司真的要加油了)。也就是說,在北美整合速度只會加快來防禦亞洲或是新興市場的競爭。

加上整體遊戲市場成長速度已經緩慢下來,以一年10%的整體成長速度,沒有整合很難創造成長。但是有趣的地方就是,線上遊戲一年成長超過20%,也就是單機遊戲的成長速度真的已經很緩慢了。

寫到最後,今天不是要講西恩潘有多神可以提早看出併購案,因為我一點都不神也不利害。而是想要提出,如果好好的觀察市場,其實都有很多端倪。但是最後不管怎樣還是要繞回創業觀,其實今天EA會提出這樣的策略,也是跟防禦有關聯。因為自己的對手已經在去年年底出擊了,如果EA還是坐以待斃,最後也只會讓其他人超越自己。但是單單靠自己投資不同樣的小型開發商,哪樣的風險跟時間點沒辦法擊退競爭對手,最後能夠做的就是先把競爭對手弄少,不管是透過合作或是併購,對於創業或是經營來講都是一個不錯的策略。如果對於這個策略有興趣的人,可以再回去讀讀看過去西恩潘寫過的,"不一樣的電梯理論"。讀讀這篇過去寫的搞不好會給你一個不一樣的想法。

當然最後還是跟西恩潘的組員說,現在看回來真的很好笑,想不到幾個月前我們還在哪裡分析討論的案例,真的在現實生活發生了。這也代表了其實我們的想法跟決策一點都不會輸給這些大公司的主管。


(註)
今天中午去跟同學大叔吃飯,談了一下未來該走的路,跟其他創業的想法。看起來大家的方向似乎都不太一樣。也因為這樣我想自己還是需要走自己的路。對於大叔來說,留在溫哥華是一個很重要的一點,但是對於我而言,倒是跟他相反。不管怎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因為畢竟都是自己的人生。

其實想到這裡,才發現,兩個人都是單身,但是都沒有談到家庭或是感情,是否因為大家都是在思考自己未來的出路,所以根本沒有時間去想這件事情。算起來大叔完全不緊張的心態,是比我還要冷靜多了。

自己也許已經知道自己要怎樣去做了,剩下的就是執行。如同上次我寫過加拿大2nd Cup的創辦人,Frank O'dea說的,要成功也只有三個字,Hope(希望),Vision(願景),Execution(執行)。太多人把握了頭兩個字但是永遠都沒進行第三個字,執行。跟大家分享了這一段話,希望可以幫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