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團隊 + 對的產業 = 成功的方程式?


很多人應該都聽過西恩潘現在要講的故事, 即使沒聽過也應該有所略聞. 當然啦, 這個故事應該每天都會發生, 只是感覺突然提起又讓我思考了幾天. 不寫一篇部落格, 好像不是很過癮.

就在上個禮拜天在吃我的姪子萊恩潘的滿月酒的時候, 我的二舅突然跟我提起.

「你還記得你原本有個舅舅幾年前創業的時候做的LED磊晶技術嗎?」二舅突然跟我提起.

「我記得啊, 但是他不是做了兩年就收起來了.」我記得很清楚.

「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他能夠撐到去年他可能已經大賺了.」我二舅興奮的說著.

「話是這樣說沒錯, 但是...」我簡單的說明著為什麼不太可能.

還記得五年前時候, 當我第一次從這個美國某大學電機博士的舅舅手上拿到他的營運報告書(Business Plan), 還有一點震撼. 不是說寫的有多棒, 而是怎麼寫的哪麼大本. 一本超過50頁以上的資料, 看的我自己暈頭轉向. 還記得在哪時候, 當我到處跟人聊到這個產業的時候, 很多人給我的反應是這個.

「你覺得LED這個產業未來有沒有前景?」我問了其中一個同學.

「LCD, 那個台灣不是已經很多人在做了嗎, 友達跟奇美啊. 你舅怎麼可能跟人競爭, 差太多了吧.」他一口咬定沒哪個機會.

「我是說LED燈泡的哪個, 不是LCD面板啦.」我跟他解釋著.

「啊, 哪個我就不知道了. 你自己好好的研究一下吧.」

在到處詢問過不同的專家, 其實每個人都大概了解這個產業是有未來的, 只是哪時候不確定. 但是在5年前在台灣要跨入LED上游磊晶技術的也只有幾家, 我舅舅哪時候因為有先前的經驗所以看中了這個產業. 而他所帶領的這個團隊也都是美國留學的電機博碩士. 當時在我的眼裡, 技術方面應該是沒有太大的問題. 而業務跟財務方面也不確定到底他是要怎樣處裡.

經過多次的簡報, 他終於拿到了第一輪的資金, 總共有台幣8000萬. 這筆資金將做於廠房, 機台跟營運資金. 很多人現在可能常常聽到LED產業的好, 但是如果回想五年前, 想一想當時有多少人了解LED. 更何況是LED的上游, 所謂的磊晶技術. 連西恩潘當時問半天, 還沒有多少教授很了解這樣的製程. 在國外也只有幾間日本大廠, Nichia, Toyoda Gosei跟歐洲的Osram, 才有踏入這個磊晶的項目. 在台灣當時要剛起步的也只有幾間比較有大廠支持的廠商, 晶元或是元砷.

其實這也是一個重點, 如果可以感覺到一個產業會開始起飛, 到底應該是等到看的到未來進入, 還是應該進場卡位為未來準備. 讀過西恩潘過去的策略一定是先進場卡位, 而我舅舅也是走這樣的路線. 他了解這個產業沒辦法在短時間成長, 但是如果先不進場練兵未來一定輪不到他跟他的團隊. 所以當他募得這8000萬的資金, 就馬上創業開始生產.

對於一個未成熟的產業, 剛開始的營運當然是很辛苦的. 特別是在於整個團隊都是技術人員的方面下, 業務跟財務面相對的變成比較單薄. 可惜的就是, 在經營兩年後因為生產品質不穩定而無法爭取到大單, 整個團隊選擇了解散公司, 退還剩有資金給投資者. 還記得哪是2004年的哪年, LED產業已經辛苦了五年了. 但是誰知道好死不死, 想不到LED竟然在2005開始慢慢的鹹魚翻身, 在2007年幾乎是近10年最美好的一年.

當我二舅跟我提到的時候, 我思考了一下, 使用過去跟創投學習到的思考模式分析了一下. 為什麼一個看似哪麼美好的產業, 到底出了什麼問題讓這間公司踩煞車.

1. 策略面
舅舅身為執行長對於技術的認知是可以欽佩的, 但是生產或是研發跟整體公司經營畢竟是兩碼子的事情. 或許他知道這個產業有前景, 但是如何經營或是管理一間公司在底潮的時候繼續下去來等到景氣回升的時候才是一個漂亮的領導者.

如同Intel執行長Andy Grove講過的,

「英特爾唯有在半導體低朝的時候繼續投資, 才能夠在水漲船高的時候收割.」(西恩潘的中文翻譯)

西恩潘的良師也曾經跟我講過,

「當大家好賺的時候賺錢沒什麼了不起, 當大家賠錢的時候生存下來才是老大.」

相信如果舅舅現在應該也發現到過去這間公司的策略可能有所落差導致沒辦法生存下來.

2. 財務面
對於一個未能夠在一開始賺錢的公司, 財務的控制顯得特別的重要. 每個月的現金流, 多少儲備的流動資金. 需要去外面創投或是工業銀行募得的資金管理, 種種方面都需要很強而有利的財務長. 特別是對製造業很有經驗的財務管理者來說, 不管是機器的投資, 還是廠房租或是買的分析, 這些都會是一個公司在面對無正現金流的情況下的重大挑戰.

但是很可惜的就是這間公司似乎沒有想到財務管理的重要性, 也算是當時的敗筆之一. 因為在資金運作的不順暢下, 團隊選擇解散. 如果一個很棒的財務長可以讓其他的技術跟業務人員多買一點時間, 也許在2005年就有翻身的機會.

3. 技術面
後來的了解知道這個團隊選擇了購買國外2手機台而沒有採購最新的技術機台. 也許是對自我技術有很大的信心, 或是想要留更多的流動資金. 但是不管怎樣, 在這個技術以倍在跳動的高科技產業裡面, 最新的技術絕對重要. 除非是有自有技術可以改或是設計新的機台, 不然利用國外更高的技術可能會在長時間帶給這公司更多優勢.

因為這間公司後來面對的生產品質問題, 也深深的考倒了其技術團隊. 真正的詳情我不太確定, 但是確定是因為良率過低導致效率做不出來.

寫到這裡, 應該回歸到今天的主題. 到底一個好的團隊 + 對的產業是否真的就是一個成功的方程式. 在這個案例裡面產業最後看起來是選對了, 至於團隊如何, 可能還需要考驗. 可以理解的就是, 大部分的創投看的就是人跟團隊. 因為在跟很多北美或是中國的創投討論過後, 在他們的理解範圍裡面. 好的人可以創造奇蹟, 可以把不可能的變成可能.

而對西恩潘而言, 舅舅的這個團隊也許不是不好, 而只是並非完整. 曾經在一年多前的一個餐會碰到這個舅舅, 他自己也認為如果當時有其他的經營者來負責管理也許現在的還可以繼續下去. 但是不管怎樣, 我還是祝福他現在的工作, 某台灣太陽能上市公司的技術副總.

對於西恩潘今天的案例分析, 不知道大家讀的怎樣. 不能說這兩樣加起來一定會成功, 但是如果兩樣都沒有的話, 那成功的機會一定不高. 也許很多人不同意西恩潘今天提到的. 但是不管怎樣, 西恩潘只是分享自己過去幾天想到的心得.

(圖片來源: Electronics Weekly, White LED)

註:
昨天很感動霍爾學長不但請我吃飯還送我兩本書. 西恩潘真的太感動了, 因為這次回到台灣碰到太多太多幫助我的人或是給我很棒的建議的人. 也因為這些人西恩潘自己慢慢的在尋找自己未來的路. 其實自己一直了解自己想要做什麼事情, 只是慢慢的了解跟認識不一樣的人來往這樣的方向去走.

不知道過去幾年是怎樣, 可能是自己講話的態度或是內容, 總是被人講成30多歲的男人. 天啊, 這也太悲哀了吧. 其實是還好啦, 西恩潘已經習慣很久了. 當我在24歲的時候就已經被人講老人, 所以現在都已經快要30了, 其實更習慣.

但是昨天學到了一點, 原來跟我同年的人沒事還要來個瞎起鬨. 挖勒, 老實說我還滿想問瞎起鬨是什麼. 如果有人知道瞎起鬨的解釋是什麼的話, 請留言給西恩潘. 因為被人說不會瞎起鬨所以感覺是很成熟的人. 那西恩潘一定要學一學什麼是瞎起鬨這樣以後才不會被人嫌老.